沧江明珠

浴血生死捕俘战


2022-10-24 16:45:44   来源:宋荣坤   作者:    点击:
   中越战争的硝烟已散去四十多年,回忆当年的金戈铁马,威震敌胆的日子,对于曾经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字玉廷来说,《血染的风采》依旧悲壮豪迈,让人老泪纵横;传唱不衰的《热血颂》还是那样的大气磅礴,催人奋进。当年枪林弹雨殊死搏杀的声音依然萦绕在身边,鲜为人知的故事记住了这一代人的忠诚与奉献。


   字玉廷,云县人,土族,大专文化,生于1952年6月,1970年12月入伍,1971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及老山者阴山两山防御作战,历任排长、副连长、连长、团部作战参谋(副营级),先后共五次荣立三等功,多次受到嘉奖。1985年10月奉调至云县人民武装部任军事科科长。1999年10月转业到云县环保局任副局长、主任科员,2003年退休。现任云县延安精神研究会副会长。
 


   20世纪70年代中叶,越南结束了抗美战争,实现国家的统一,把中国视为“头号敌人”,中越关系急剧恶化。越南推行敌视中国,反华、排华的邪恶路线,并不断在我边境线上滋事挑衅。为了中国边境的安宁,为了不久后的改革开放能有一个稳定的地缘安全环境,中国必须给越南这个白眼狼一个足够深刻的教训。

 

   时间进入公元1979年。中越边境局势紧张,南疆前线部队进入战备状态,敌我双方剑拔弩张地对峙着,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战斗气息弥漫在天空和大地。值此大战一触即发之际,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省军区边防第16团7连副连长的字玉廷,跟随部队开赴南疆前线。一天,他接到紧急命令,要求他抓紧时间练兵秣马,准备执行一次特殊的侦察任务。

 

   越南与我国隔河相望,字玉廷深知:“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和平战争的间隙,战争的博弈已从今日的实战训练开始。他身先士卒,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模拟训练。带着一队侦察兵出没在边境线上,瞭望观察,分析判断敌情,潜伏在山地林间抵近侦察,练就身手敏捷,捕俘擒敌的过硬本领。
 


   字玉廷还组织了多次沙盘推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做足了准备。制定出了一个秘密潜出,实施“袭敌捕俘”的设定预案。(俗称抓舌头)

 

   为了打击越军的嚣张气焰,摸清越军兵力部署,在第一时间及时为我军提供有力的情报支撑,在前线指挥部的统一部署指挥下,决定由七连副连长字玉廷同志担任队长,率领一支15人组成的侦察小分队,实施深入敌境袭敌捕俘的战斗任务。部队首长要求,15名突击队员要像利刃出鞘一样,骁勇俘虏,打越军一个措手不及。捕俘成功后,带着俘虏迅速撤离,凯旋归来。

 

   沙场点兵的时刻终于到了。看着一个个军事素质过硬、头脑灵活、意志坚定、身强体壮的小伙子,字玉廷宣布了侦察分队内设三个组的组长名字:第一组是抓捕组,组长由辉来荣(保山人)担任;第二组是火力组,组长由字玉廷队长兼任;第三组是掩护组,组长由范美生(贵州遵义人)担任。
 


   为了便于轻装上阵,机动灵活地完成袭敌捕俘任务,侦察分队没带重武器,配备的15支微型冲锋枪,每支枪压满了4个弹夹的子弹,每人一把军用匕首佩在腰间,每个人的军用水壶装满一壶水,携带一包压缩饼干,装备着侦察分队的全部家当。只有字玉廷队长特殊配备了一支54式手枪、一副8倍望远镜和指北针。

 

   1979年2月13日,也就是中国对越自卫还击战全面打响的前4天。晚7时,一支由15人组成的侦察奇兵,从云南金平县马鞍底出发,在茫茫夜色中开往血与火的战场,他们谁也不知道前方会遭遇什么。

 

   南疆的夜晚万籁俱寂,这是大战前的宁静。看着一个个身手不凡、血性十足的战士,每个人威武雄壮的身躯中埋藏着一颗火热的心。字玉廷决心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胜利,坚决打好这场浴血生死捕俘战。15名战士的身后就是祖国,凯旋归来时,一个也不能少。

 


   到达预定位置后,根据作战区域的地形特点,侦察分队迅速找到几个易于藏身,便于出击的地点潜伏待机。派出了侦察员监视目标,动态掌控。全部人员进入战斗状态。

 

   越南天生桥一带地域多为山地灌木林和藤蔓如织的复杂地形,越军在公安屯驻守着一个中队。我军侦察分队也了解到,越南军队的战斗力十分强悍,长期的战争磨砺,越军的步兵经验丰富,最拿手的战术就是夜袭,擅长近距离作战。因此,只有技高一筹,方能克敌制胜。

 

   根据出发前的秘密侦察掌握的敌情,越军前沿阵地左侧有一座营房,山下不到100米的低洼路段旁边有一个水塘,越军每天都要派人去挑水。侦察分队快速找到这个最佳设伏地点,然后隐蔽在水塘周围,伺机袭击捕俘。

 

   经过一夜的潜伏坚守,第二天中午11时许,在越军的阵地方向出现了三个越军。只见两个越军一前一后挑着水桶还在东张西望,另外一个负责警戒殿后。待越军进入伏击位置,只听字玉廷一声令下,几名身手敏捷的侦察兵犹如猛虎下山,飞身将走在前面的越军迅速擒获,将其制服。第二名越军虽然被摁倒,但反抗力很强,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带伤仓皇逃窜。
 


   为了不暴露目标,抓捕组没有开枪射击,但被惊动的越军开始疯狂扫射,战士曾静(贵州人)左手腕中弹负伤,短兵相接的遭遇战瞬间打响。敌军的机枪、重机枪、迫击炮一齐向小分队身边打来,为了不暴露目标,大家利用水泊低洼地段严守纪律,纹丝不动,寻找有利战机。大地充斥着枪炮声,每分每秒都会有流血牺牲。下午3时左右,敌人开始缩小包围圈。

 

   随着时间推移,我军人数少的劣势慢慢显露出来。所以在危机面前,人往往能爆发出巨大潜力,生死时速的竞赛,相当考验指挥员能力与战场洞察力。字玉廷冷静思考,如果按原定撤退路线返回,越军就会凭借阵地有利地形和火力优势向我军前后夹击,小分队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绝境。“狭路相逢勇者胜”,惊心动魄的战场,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在短兵相接中,胜者属于首先用火力重创对手的一方。

 

   字玉廷当机立断,命令捕俘组在押送俘虏先行撤退的同时,全力配合小分队向敌人阵地射击,左手腕受伤的战士曾静也轻伤不下火线。紧接着全体队员背靠着祖国的方向,朝敌军阵地和营区发起反冲锋。刹那间15支冲锋枪火力全开,射出了愤怒的子弹,让敌军自乱阵脚,顿时乱成一片。小分队瞬间扭转战局,赢得主动权,敌军意想不到中国军人不但没有急忙撤退,反而杀一个回马枪,等敌人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侦察分队乘着未散的硝烟突出重围。

 

   抓捕组背着俘虏安全撤离,火力组和掩护组且战且退,边打边撤。为摆脱敌军沿路追击,他们不走原定路线,而是选择崎岖陡峭的山路艰难行走,与敌人真枪实弹地厮杀一天一夜之后,侦察英雄正向边境靠近。

 

   闯过生死线的战友集结在地西北河边,他们正准备过河,突然身后的密林丛中窜出一股尾随追来的越军,枪声打破了夜空的寂静。反应较快的战士唐柏华(四川人)为掩护战友,他率先开枪还击,不幸中弹牺牲。身边两名战友也负了伤。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火力组的强大火力再显神威,给予敌人迎头痛击,打得敌军丢盔卸甲,落荒而逃。

 

   为防止敌人反扑,小分队凭借夜幕的掩护,扛起牺牲战友的遗体,背着昏迷不醒的俘虏,快速趟过地西北河。在我军前哨排的接应下,回到前线指挥部。

 

   我军善待俘虏,最后终于感化了这名越军。他交待了他是越军公安屯中队的一个班长,并为我军提供了有价值的军事情报。
 


   字玉廷和战友们一起为唐柏华烈士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慰问住院养伤的三个战友。全体侦察员再次请战归队。

   1979年2月17日6时40分我国对越自卫还击战总攻正式打响,字玉廷和小分队战友们又投入到新的战斗中去。(宋荣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