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故乡那条河


2021-09-01 09:58:26   来源:   作者:    点击:


  新城坝小河,南河、北河,澜沧江,广饶小河,黄河......
那个阴暗的时节,日子变得苍凉,我害怕失去什么,我点燃最小的灯,到河边去,到草丛去,到夜的皮肤里面,捕捉那失去的点点亮光。


   那是十多年前,“爸爸,不要害怕,会好的”,在父亲弥留之际,我吻了他一下,虽然父亲没有反应,但他心里是明白的,我听到了生命的音质脆嘣嘣响,灿烂的微笑散发出芬芳,黄金燃烧,花朵疯狂,火焰中成熟一粒思想。


    父亲终于听到了最后一声呼唤,他的血压量不起来了,然而命由天定,我在悔过中,不知怎样拯救父亲,凌晨1时,父亲离开了我们,丝丝凉意嵌入骨髓,风也抒情,雨也抒情,豆粒落地,泥土喊痛,牛铃叮咚,为五谷送行,把悲情延伸向遥远,时间的金马车奔如流星,擦伤的天空灼热滚烫,汗水见证了辉煌。


    如果一片树叶在寒风中坚持,熬过冬天,它必然是第一片检阅春天的叶子啊......我在水波中,看到了一个儿童,一个熟睡的儿童,一个熟睡中依然微笑的儿童,宁静,安祥,透露给我们天国的光芒。


    人,一笔是生,一笔是死。                                                             
    漫步于南河边,我又想起了故乡那条河,水没有南河大,河床比南河宽,那条河里有无尽的水花和欢笑,有安徒生童话的七色光。


    在孙武祠,父亲介绍,这里就是军事家孙武(著《孙子兵法》)的故乡,他带着我跑遍了家乡的每一条街道。公路边,随处可见到提油机在运转,这里离胜利油田不远。我们来到黄河大桥,在大桥中央,看到断流的黄河,感慨万千,“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


    在山东广饶干休所大爷家,我爬上墙头,摘下了香椿尖,那手抖脚抖的状况,实在惭愧。记得第一次见到大爷是父亲领我们到思茅,这位叱咤风云的团政委领着我们到后山上打柴,那时的思茅城的印象已无从记起,大娘就是本地思茅人,如今除了口音是南方外,已是一个地道的北方老妇了,虽身体不好,但她仍亲自下厨,为我们准备饭菜,时常讲起云南的情况。大爷说小时候,他们弟兄三个经常到小河里洗澡,他说那时河床没有现在这么宽,河水也不是象现在小小的,听着听着,我感到很羡慕,思绪顿时飞到了那个在阳光下,水花闪闪,天真烂漫的彩色气泡中。


    在二爷家吃过晚饭,父亲和我逛到了一条小河边,清风习习,柳条飘舞,别有一番陶渊明世外桃园的景象,父亲告诉我,儿时他和伙伴们时常在这里戏水打闹,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小河的回忆最美好,美好的,是鱼儿滑过身边时,那点痒痒的感觉......


   父亲辛劳了一辈子,离休后还种了一块园子地,日常的小菜、葱、芫荽扶伺得很周到,一棵象牙芒果够一家子吃个够,还有几棵香椽树,挂满了大个大个的香椽,他还爬上树修枝打杈,去摘青瓜,那一盏大青瓜很旺盛。


   他是个热心人、大忙人,爱拨弄一点电器之类,一些老大妈电饭堡之类一坏 就抱来修,使我们很担心,他骑一辆自行车进城赶街,有时顺便带点货回来,而我则骑一辆摩托车,那是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父亲专门买给我的,当时,摩托还很少,可以说是一流的风光无限,我时常骑车兜风闲逛。父亲还买给我一块双狮表,并告诉我说,孩子,一个人什么都可以舍弃,譬如荣誉、地位、金钱等等,但唯独不能舍弃希望,不论在任何时间,只要希望还在,你就会有明天,有未来,你要掌握好时间,向这块手表一样,加紧发条,把握住希望,要不停地努力拼搏。
后来父亲半身瘫痪,带有哮喘的母亲精心扶伺,推着轮椅到中心广场、河滨公园、北桥头等地散心,看孩儿坐火车、老年蹦蹦跳,感受云州新变化,有时一家全出动,规模浩大,我感觉象这样推轮椅出来的实在少有。


    你看,轮椅上坐着一个老头,他的一生带过两队人马。年轻时穿着军装,威武神气,如武松般的英勇,他带过一支队伍,英勇无畏。离休后中风瘫痪,只能坐在一辆轮椅上,他的身后又有一支队伍跟上来,感谢他的养育之恩,坚守他的理想信念。


    某年大年初一一老早,妈妈就把我们喊起来。“下来吃早点,煮好了,快点哦”,“要推你爸爸出去转转”。被窝里扎是暖和,只想赖在那儿。不时,又叫开了。起来,洗漱,用过早点。妈叫我给轮胎加加气,我使劲按着气筒,一上一下,一会儿摸摸轮子,差不多了。妈妈把右手伸在爸爸左手腋下,架着他一步两步三步的走到轮椅跟前,慢慢放下,爸爸靠在了轮椅上,他还在那儿笑。仿佛说:“看我这大把年纪了,还象个小儿童似的,要你们招扶”。


    哥哥推上轮椅,出发,到了院子大门,要几个人抬一下。穿过小巷,再穿过更大一点的一条巷子,来到了大街。这个时候刚好,太阳刚出来一点儿,不冷不热的,正合适。轮椅是妈妈买的,爸爸穿着厚实的衣服,戴着一顶帽子,胡子前几天才刮过,是弟弟刮的。坐在轮椅上的爸爸脸上有着笑容,高兴的望着前方的街景。坐在家里好几年了,城市变化真大,快认不出了。


    轮椅背后,有我们全家,哥哥家三口,姐姐家三口,我家三口,弟弟家三口,加上妈妈,总共13人,好一支队伍,好一队人马呀,虽然并不是一字儿排开,也没有父亲年轻时带的队伍整齐。穿着新衣,浩浩荡荡,在大街上走着,多么耀眼的一队人马呀。经过广场,穿过大街,来到了公园。小车子停下了,“就在这儿看看风景吧”,妈妈问爸爸,爸爸“嗯”了一声。公园的花草在笑,人挺多,十分的热闹。


    那时看着爸爸,我不禁记起了过去的一幕幕。他专心工作,不分早晚,任劳任怨,苦钱养家,给我们买好吃的,领我到西安、济南、上海等大城市走串,我才参加工作的时候,买给我一辆摩托车,那时在单位在人群中都是亮晃晃的,有时他还帮我擦车,帮我修理,帮我买结婚的家当。想到这,我真惭愧,爸爸本可以更轻松快乐的生活,可是为了儿女,省吃俭用,骑一辆自行车。爸爸是一个伟大的父亲。


    似乎那条街上,轮椅后的一队人马,浩浩荡荡还在。


    我的父亲,您在哪儿,我只知道,无论是在北方还是新城这块黝黑的土地上,您始终是“ 铁汉子”。我的父亲,您是浓缩我全部生命旅程的术语,您撇下阿妈和我们,走了,您坚硬的骨骼和倔强的品性,塑造了儿女的韧性和执着。告诉您,我们是在您的脊梁上长大的,深知天空的高远和历史的沉重。


    啊,我的父亲,您是太阳,我们站成了您身后的一块“里程碑”。   (马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