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白鹭鸶们


2020-08-25 11:00:45   来源:   作者:王雅梅    点击:
 *王雅梅
 
  早出 
  在云县,除了冬季以外的一年三季,早起晨练,只要天气晴好,总可以看到白鹭鸶出。6点30分,我们从家里出发,沿着滨河路走着,7点到达滨河西岸,太阳或高或矮已从东方最远的山尖升起,圆圆红红的好大一个,周围一圈亮亮的红光,却一点不热,空气非常清凉。天空顶部还是浅浅的蓝色,四面天边点缀着一缕缕深红浅红的云霞,一幅霞光万丈的油彩图画。空气中弥漫着或浓或淡的花、树和草的清香。
  这时,白鹭鸶们出发了,它们从东南边山背后飞来,看方向,它们是要去河上游的水草地或是稻田,这片河滩是它们的必经之路,因为这里水草丰美风景可爱,它们总会放慢飞翔速度盘旋迂回甚至在河中央滩涂作短暂停留,这就方便我们尽情欣赏它们美丽的舞姿。
  你看它们,有先有后,三三两两,一行行一排排,一对对一双双,双翅快速振动着,前空翻,后空翻,飞舞着、雀跃着,一会腾空而上,一会低旋徘徊。这些可爱的精灵,你仔细看,就能看出它们是多么的开心。“雀跃”,以前对这个词的词义很模糊,现在感觉它的生动,不错,确实是“欢呼雀跃”!它们也是一群蹦蹦跳跳走路的孩童,一会儿抬抬脚,一会儿舞舞手,你对他微笑,他对你调皮地眨眨眼。
  你看,那一对一定是恩爱的夫妻,在欢快地比翼齐飞,还不时歪过头彼此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这三只是一家子,大鸟飞的比较稳重,小鸟却很不安分,一会前一会后,跃跃试试,可能心急地想快点到达目的地,又贪恋路旁的美景。
 这一群有些规模,大概十多只吧,前后分为三排,前排两只领队的,昂着头奋力前行,中间是大部队,飞行姿势各色各异,但大体一致,还能保持队伍的完整,最后三四只大概属于低调的吧,就如同人群中甘愿垫后,从不争强好胜那种,在不急不缓地飞着,一会落下队伍一大截。
  又飞来有规模的一群,也是前后三排,紧凑的队形飞翔着,有几只贪恋河畔的水草地或是看到浅滩的小鱼小虾,已经飞过去却又回转俯冲而下,停在浅滩,仓促地啄食几下,又怕落下大部队,便又急切地腾空向前飞去……
  如此这般,花絮繁多,不胜枚举,我们伫足止步,良久,直到这群多姿的精灵渐飞渐远,才满足地快步回家,上班。
 晚归
 对于我们这样的上班族而言,傍晚散步的时候,或许能看到白鹭鸶归,而这个时间段很有限制,大多时候看到的白鹭鸶归,顶多只能算个尾巴,当我们匆匆忙忙吃过晚饭走出家门,刚过云雪桥就看到远远的前方,白鹭鸶们的影子在暮色之中状如黑鸦,急急穿过树丛、越过新云洲城的楼顶,飞到山那边去了。且这竟是最后的几只白鹭鸶了,大批的白鹭鸶恐怕早已到达目的地,安稳地歇息了。
  要看到盛大的白鹭鸶晚归队伍,只有夏至前后,白昼最长的那几天。我们下班回家吃过晚饭,19点半左右走出家门,到达滨河公园已是20点左右,这时日薄西山,满天彩霞绚丽多姿,白鹭鸶们一群一群归来,飞过河滩时我们可以最近距离地观察。这时的白鹭鸶群和早晨的不太一样,最大的区别是它们振动翅膀的频率,白鹭鸶早出时,许是休息了一夜精力充沛,它们振动翅膀的频率轻盈而欢快,我真的还能看得出它们心情愉悦。而暮归的白鹭鸶群,看得出它们心情迫切,而身体有些疲惫,振动翅膀的频率较慢,却也不松懈,奋力地向家的方向飞着,好一幅“倦鸟归巢图”!
 后记,这些可爱的鹭鸶们,大概10年前栖居云县,那时规模极小,只有七、八只十来只左右,怯怯地在河边觅食。初见就带给我们欣喜,夫说这是生态好转的迹象。10年来,它们日日发展壮大,到现在怕有几千只了吧!这些白色的小精灵,一直备受我们的关注,带给我们多少欢愉。也听人们叫它们白鹭鸶,但我以为那是它们的小名,学名是鹤,故一直称呼它们为鹤。此文初稿也是题名为《鹤》,配了图制成美篇分享至朋友圈后,一朋友指出,后查了百度,确实不同属:白鹭鸶全不食素而鹤有时食素,白鹭鸶多在树上栖息而鹤从不上树等等,我想他们确实是鹭鸶而不是鹤了,因为我看到过它们的栖息地,那是一大片竹林,茂密的竹丛上面点点白色,那便是可爱的它们了。在此感谢这位朋友的指出,也提醒我今后不说作学问即便写点文字也需严谨。不过,无论是鹭鸶还是鹤,它们一样的美,给云县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