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白莺山上的阿寿哥


2016-08-29 09:32:07   来源:云县委党校   作者:董琴    点击:
 
 
淡淡的云朵随着阳光落到山岈上,山体的皮肤裸露着、皴裂着,泛起一道道苍凉的皱褶。这一带是典型的山区半山区,地处澜沧江西岸,海拔2800米,因常年白云萦绕,白莺飞聚,故名为“白莺山”。这里山大沟深,植被稀少,条件性的贫困、交通瓶颈的滞约导致这里的人们生活困苦,出行艰难。尘土飞扬的山道上,一辆拖拉机“突突”的鸣叫着,驶向山外的世界,直到在弯道上消失不见,乡亲们还在长长短短的议论着,陆陆续续返回村子。
“老何,你家阿寿是文曲星下凡,这不,都考进了北京的大学。想不到咱这山沟沟里也能飞出金凤凰哩!”村脚的罗老爹在返村的人群中感慨。
阿寿爹接过话匣:“罗老爹,我家阿寿能考上大学,也是承蒙隔壁邻居的关心,才有的今天。想阿寿小时的那场重病,是乡邻们你五元我十元的凑足了医疗费,才得到及时救治。”
隔了一会,阿寿爹又说:“罗老爹,我们这穷山沟里,地无三尺平,种地到天边,温饱看天年,读书才是唯一出路。我一直让阿寿好好读书,不让他重蹈我们的覆辙,在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峡谷里埋汰一辈子。”
阿寿爹说这话的时候,想起当年的一幕幕。由于家里穷,营养不足,阿寿出生时尚未足月,瞧刚出生那会,小手小脚细得像麻杆,体弱多病,吃药打针是常事,所以他的爷爷才给他取名“阿寿”,就是希望他能健康长寿。可能是小时用药太多,阿寿反应有点迟钝、接受能力差,但学习上却从不让父母操心,在家孝顺父母,一到放假就赶回家帮着父母分担家中农活,学习上也非常努力刻苦,而且生就一副好脾气,从不与人计较得失,朋友同学们都喜欢与他相处。这娃,除了有点木讷,倒也值得欣慰。
坐在拖拉机上向京城方向而行的阿寿,与乡亲们挥手时眼角的泪还未干,挤在车兜上几次差点被颠簸下来,他的手只能死死抓住车斗不放。看着这沟壑纵横的峡谷在慢慢往后退,阿寿心想,我今天的离开,只是暂时的,待练就本领,我还回来。我的根系属于这高高的无量山,总有一天,我要让这山谷,飘出醉人的芬芳。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他精神上带来很大的安慰,就连与乡亲告别时的沉重都已冲淡。
 

 
县城开往白莺山的一辆城乡公共汽车上,载着离乡9年归来的阿寿。汽车从国道214线驶出后转向东南,翻过云雾缭绕的无量山,跨过幽深的澜沧江峡谷,就进入了“莺歌燕舞”的白莺山。此时正是仲春,方圆20平方公里的古茶园,正是郁郁葱葱,有的如团似球,有的冠如华盖,二嘎子茶、大本山茶、白芽子茶、黑条子茶、藤子茶、太华茶……各种不同品种的茶树,随着汽车的行进在车窗外极速后退。享受着窗外拂进的阵阵清风,车内的阿寿闭目养神,他觉得北京四年的大学生活,让他从一个乡村的孩子,变成了一个饱览群书、精通计算机专业的人才。特别是大学毕业后,四年的计算机软件专业学习,使IT行业成为阿寿的用武之地,所有的才华都得到尽情施展。但是,再好的工作,再丰厚的报酬,再优越的环境,都比不上白莺山村父老乡亲那一双双渴望致富的眼神,所以,阿寿毅然辞去了北京前景大好的游戏开发工程师工作,回乡创业。
绕过山路十八弯,汽车在集镇车站停了下来,乘客们已经陆陆续续下车,阿寿还闭目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
“这位帅哥,借过,能否让让?”阿寿睁眼,一位姑娘站在里边,阿寿在外,挡住了去路。阿寿看一眼姑娘,悬胆鼻,眉周正,白嫩得吹弹可破的肌肤,一双眼睛迷人,像日本电影里的山口百惠。那蓝色春秋裳,一条素白紧身裤,更衬得人生动娇妍。
这样一位美丽的姑娘,左手一个时尚仿古滕篾手提,可却身背一个大的双肩包,右天拖着一个大的拉杆箱,太多的行囊,搬家似的。她看了一眼阿寿,阿寿窘迫,忙起身相让。
阿寿让姑娘先出过道,自己跟在后面,因为姑娘取行李耽搁了时间,除了驾驶员,车上人已走完。姑娘人先下车,转身再提行囊,可拉杆箱太重,姑娘拉不住,箱子从车上滚落砸到脚上。姑娘“哎哟”一声蹲下,阿寿慌忙下车帮忙,看见姑娘一头黑发披散下来,波涛汹涌,像秋天怒放的墨菊。那长发的后颈,现出一截醒目的玉白,吸引着阿寿的目光。
阿寿搀扶起姑娘,只见脚面一片淤青,行走艰难。“时势所造,暂且当一回英雄吧!”阿寿心想。他问姑娘家住哪儿,好送回家。姑娘说:“我叫诗茵,不是本地人,我从省城中医学院毕业,响应省委省政府支持边远地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号召,来这儿的镇医院支医。”过了一会,姑娘又说:“这不,今天带了很多行李,刚来报到。”
阿寿所带行李不多,出门一身轻是多年出差养成的习惯。看姑娘行走不便,阿寿取过姑娘的双肩包,提过拉杆箱,再拎过滕篾手提。刚才姑娘身上的武装,全移到阿寿身上。从车站到镇卫生院,如遇路沟坎,阿寿便轻扶姑娘一把,一直把姑娘送到镇卫生院,才向白莺山村走去。
九年的光阴,乡村的面貌有了一些改变,进村的土路变成了弹石路,一眼望去,白墙黛瓦,村子比以前更有形状了,在无量山的峰峦间摆出气定神闲的样子。走近村子,屋子到底是显了旧,安静中透出憔悴,有点正慢慢老去的味道。
此时已近傍晚,阳光变得有些薄。阿寿走过村头那棵高高的古茶树,走近人茶共居的村庄,瞧见母亲还在古茶树上采茶。这棵古茶树是奶奶的,当年爷爷家很穷,上门提亲时,许下诺言说如果亲事能成,就把村边祖辈留下的一棵古茶树归奶奶所有。当年如花似玉的奶奶,面对众多追求者,毅然嫁给了贫穷的爷爷。奶奶看中的,是爷爷家祖辈用心把幼苗培育成古茶树的精神,是虽然贫穷却依然勤劳善良的本质。如今,爷爷已离世,可从阿寿爹及阿寿的脸上,再也找不到阴郁尘埃下的无望与呆木。随着外界对白莺山的认知,阿寿家的古茶,每年春天茶还未采下树,就有茶商以较高的价格把鲜叶收走。
在最后一抹西天的红云里,阿寿接过母亲的茶篮,和母亲一起进了村头的家。
阿寿爹是当地家喻户晓的草药医生,既不是自学成才也不是半路出家,这医技是从祖辈就传下来的。阿寿爹不以行医为职业,更不会像江湖郎中一样在街边挂一块“祖传秘方”的红布招牌。但凡村人有头疼脑热的,都不去村医那里,更不会来回几十里山路到镇卫生所折腾。人们只要一听到捣药的声音,就知道村里人找阿寿爹看病问药了。
阿寿回家已有一段时日,但他并没闲着,而是走村串寨了解乡亲们的产业发展及农产品价格,还到很远的山上看二叔养蜜蜂。二叔凭着经验在无量山选了一片开阔的平地安营扎寨。站在平地远眺,青山绵延开去,绿树满坡,山谷幽幽,少见来人,温润的峡谷气候到这里也没了气势,吹不动一捧尘沙。这里气候凉爽,山花烂漫,能闻到扑鼻的花香,二叔的30多个蜂箱摆放在平地上。每天天一亮,勤劳的蜜蜂便飞出蜂箱赶往山上采花粉,进进出出。爬出洞口的蜜蜂,一眨眼不知去向;戴着花粉的蜜蜂,看不清从哪个方向飞来,歇落洞口,快速钻进蜂箱。因山野广阔,生态无污染,到了春冬两季,黄澄澄的纯生态蜂蜜缀满蜂箱。
一天,阿寿从外面回来,刚走进院子,就看到村东头的张大爷瞄着腰对着阿爹坐在院子里。张大爷的腰上起了一圈蛇盘疮,钻心的痛让他无法坐直身子。见阿寿回来,几人寒暄过后,阿寿爹牵过张大爷的手开始细细把脉,只觉脉象细弦,跳动不均;再看口腔,舌淡红,舌苔褐黄。好一会,他说:张大爷,你是因为年岁大了,因时常血虚肝火旺,湿热闷心,气血经络阻塞不通,体内湿聚生热,毒邪导致络脉由滞到瘀,形成了蛇盘疮。这蛇盘疮,西医上叫带状疱疹,可用传统中医治疗。阿寿爹说着,往墙台上取下两张已栽好的面条壳纸,从衣兜里摸出老花镜戴上,再找笔来,开始写药方:
第一引:雄黄10克,明帆10克,完铂3克。捣碎敷于患处,早晚各一次。
第二引:黄精10克,葛根10克,茯苓10克,淫羊藿10克,生麻黄3克,紫苏梗10克,苍术10克,桂枝6克,石菖蒲15克,陈皮15克,白芍15克,铁皮石斛10克,三七10克,佩兰10克,仙鹤草15克。用水煎服,早中晚各一次。
“阿寿,按这个方子,给张大爷抓药。”阿寿爹朝阿寿说道。阿寿接过方子,往东边的一个房间配药去了。
过一会儿,阿寿在屋里喊:“阿爹,你开的方子有几种药不全了,黄精、三七和白花蛇舌草都没有了。”
阿寿爹答:“你先把第一副给张大爷,明儿你到山上找全后再给张大爷送去。”
阿寿爹因为前些日子村里通知开会,县村两级下来宣传发动脱贫攻坚工作,晚上开会回来看不清路面,滑下堡坎摔伤了腿,半个多月了,没法上山采药。
张大爷收好药,阿寿爹跛着腿送张大爷出门。阿寿看着张大爷瞄着腰消失在门口,眼里一阵酸涩。
 

 
当一天的朝阳洒满大地,阿寿背着背篓,站在金庸《天龙八部》里的无量山上。这里属横断山脉南端中山峡谷区,自然环境复杂,植物种类多样,有各种药材200多种。看向谷底缎带一样的澜沧江,阿寿想起清代诗人戴家政在《望无量山》中的记载:“高莫高于无量山,古柘南郡一雄关。分得点苍绵亘势,周百余里皆层峦。嵯峨权奇发光泽,耸立云霄不可攀。”忽听一阵清脆的歌声飘来:“澜沧江的水哟波连波,浪花中飞出欢乐的歌,银网撒下鱼仓满,竹篙点水船如梭……”阿寿奇怪,这山高林密的,怎会有女子歌唱?正自纳闷,几个欢快的女子已行至眼前,阿寿一眼便见,走在最前面的一位,便是诗茵。他高兴的问:“诗茵,你的脚好些了没?大清早干嘛跑这里来了?”此时的诗茵,因为走了太多路,脸上红扑扑的,山风像一把梳子,梳理着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可能是走过山林,诗茵一边的前胸被露水打湿,一坨湿软更加显山露水,让阿寿有一瞬的迷乱。听到姑娘们的嘻笑,阿寿发觉自己失礼,连忙一声“嗨,美女!”以示友好。
诗茵告诉阿寿,她们在研究一副中药,准备用于临床实验,可是药引不够。正巧周末不用上班,她们便相约一早上这儿来了。由于认识,并一起结伴采药。他们在林间的權木丛里找到了阿寿要采的黄精。由于诗茵学的中医,懂各种中药的药性及故事,在挖采过程中,诗茵便给阿寿及小伙伴们讲了关于黄精的传说:
很久以前,有一个姑娘,相貌秀气,自幼父母双亡,被迫到姓周的财主家做女仆。周财主有钱有势,欺压百姓,吃喝嫖赌,虽有三妻四妾,仍色心不改,看到新来的女仆姿色艳美,决意纳为妾,不管姑娘愿不愿意,大摆酒席,强行与姑娘成亲。姑娘不愿做财主的小妾,连夜逃到很远的深山老林避难。
姑娘在一片灌木丛中发现一植物有淡绿色小花盛开,因为饥饿,摘了花便吃,入口只觉味道甘甜。又挖出根部,发现其根部形如鸡头、肉质肥厚,擦掉泥土便吃,更觉清爽可口,仿佛水果一般。此后,每当饥饿,她以此植物充饥。
周财主惦记姑娘美色,派人上山抓捕。几个家丁在茂密的树林边发现了姑娘的踪迹,看见姑娘身穿树叶编成的衣服,像猿人一般,但她的身材相貌却更加迷人。家丁们一哄而上,穷追不舍。可一眨眼工夫,姑娘却在他们眼皮底下消失了。这情景,恰好被上山采药的华佗看见。出于神医的直觉,华佗认定姑娘一定吃了灵丹妙药,决心找机会问个究竟。
一天,华佗备上可口的饭菜,放在姑娘经常出没的地方。姑娘路过此处,因饥肠辘辘,又四下无人,拿起饭菜狼吞虎咽起来。这时华佗疾步上前,一把拉住她,慈祥地说:“姑娘别怕,我是个郎中,想请教你吃了什么东西才变得如此健壮?”姑娘见华佗不像坏人,便说:“我在那边林子里吃一种长得像鸡一样的草根。”边说边把华佗带到那一片灌木丛中,指着其中开着淡绿色小花的植物说就是它。
华佗挖其根块,但见根块呈黄白色,横向生长,亲口尝之,但觉味甘甜可口,清爽怡人,华佗带回家中研究,发现具有补脾益肺、养阴生津之功效,可用于治疗体虚瘦弱、气血不足、肺痨、胸痹以及肺燥咳嗽等病症,简直就是药中之精华。后来,华佗便把这药材命名“黄精”。
因都要采药,目标一致,又因阅历有些相同,几个年轻人在短时间便热络起来。他们边走边聊,讲经历,讲抱负,讲当下社会和生活,讲伦敦和巴黎频发的暴恐案,讲英国脱欧和美国菲律宾的南海仲栽,讲里约奥运,甚至还讲到王宝强和马蓉的离婚案。阿寿和诗茵都觉得,国人对王宝强离婚案的围观,是一个民族信仰的迷茫,找不到方向。
后来,他们又在一处山崖边找到几株三七,诗茵说据清代《浪迹丛谈》记载,三七可治男女气血亏损及喘咳寒热重症,同时讲了三七的传说:
相传,一位美丽善良的仙子到人间玩耍,突然一只黑熊朝她扑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位叫卡相的苗族青年,一箭射死了黑熊。卡相家里很穷,他的阿妈患病多年,无钱医治。仙子为报救命之恩,便对卡相说:“后山坡有一种草药,叶像我的长裙,枝似我的腰带,可以治疗阿妈的病。”卡相按其指点,果真找到了这种草药,卡相的阿妈吃了几次,病真的好了。后来卡相又把这种草药移到家中扩种,治好了不少乡亲们的疾病。乡亲好奇问及药名,卡相说:“大家拿一株数数看,枝有几枝,叶有几片?”大家一数,枝有三枝,叶有七片。后来,“三七”的名称就这流传下来。
诗茵讲到卡相种植三七时,阿寿就想,这澜沧江畔的无量山脉,百莺山的立体气候及特殊的地理位置,为什么不可以发动乡亲们种植这么高价值的中药材?如果发展得好,可以成为山区群众脱贫致富的一条新路子。
 

 
“诗茵,今天藏红花的销售款到帐了没?负责销售的小张告诉我,今年的藏红花市场交易情景大好,我们中草药种植合作社运出的那批藏红花,价格2万元1公斤,每亩收益已超万元。这次,所有种植藏红花的农户,可以建盖新房了。”担任合作社主任的阿寿在处理完一批业务后,告诉了诗茵藏红花销售的事。
由于藏红花的应用范围在扩大,需求量不断增加,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三年前,阿寿瞄准了藏红花经济效益高、市场前景好的特点,带领乡亲大力发展藏红花种植产业。目前,藏红花的种植,成了白莺山农民致富的一个极好的途径。
诗茵回应了阿寿的问话后,接着说:“前些天,市农业局土壤研究中心的检测报告已出来,白莺山片区为砂质土壤,多数地块湿润荫蔽,土壤质地疏松,保水力好,适合种植黄精,目前种植地块已落实。经过合作社发动,有250户农户参与种植,规模可达1700亩,很多地块可以连片。但是,种子及技术得由我们中草药种植合作社来负责,包括以后的销路。待产业正式种植时,我们还要和农户签订收购合同,明确保护收购价,一是让农户放心,二是如果市场有变,再怎么也不能亏种植户。至于说种子钱,待群众药材销售后再归还合作社。”
“诗茵,关于种子,你要跟供货方讲清,凡与他们购买的种子,农户在种植时公司要派人负责技术指导。要求技术员一定要在三月下旬挖取根茎,确保种子质量。种子下地以后,要盖一些有机肥,出苗前保持土壤湿润。” 阿寿不忘交待黄精种植细节。有时候,细节决定成败。
“今年我们合作社所屯的白莺山茶,一开春,就以每公斤5000元的价格,被一个韩国商人全部买走,合作社一次性赚了10万元,社员可以分收益了。”说到这些,阿寿的脸上洋溢着喜悦。阿寿还把自己所赚的钱,投入到二叔的蜜蜂养殖基地,因为很多外地客商,都喜欢白莺山的纯生态蜂蜜。二叔家所产的蜂蜜,已供不应求。但这件事,他没跟诗茵说起过。
随着合作社业务范围的不断扩大,随着入社社员不断增多,阿寿不再满足于这样的小打小闹。他要利用在北京掌握的技术和资源,寻找出一条符合山区实际的面向农村的电子商务发展路子。他积极引进榕霖电商、阿里巴巴、京东等知名电商企业,充分利用电子商务平台、金融服务平台等拓展业务,实现实体企业触网,创建线上名牌,把云县的茶叶、土鸡肉、油鸡枞、土蜂蜜、野生食用菌、中药材等农特产品,通过与电子商务代理网站合作的方式促进产品的销售,让生态健康的绿色产品、让纯正的中药材从生产环节一步到消费者的手中,杜绝不良中间商以假乱真、危害消费者健康的不良现象,做真正纯天然绿色农产品和放心中药材。
经过努力,阿寿的信合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已步入正轨。随着对外销售平台的建立,订单也开始多了起来。但阿寿认为,目前他们做的只限于对接买家卖家,赚取中间的信息差价,难以获得核心竞争力。于是,阿寿又做起了属于自己的品牌 ——“阿寿哥”,专门用于开发高品质的绿色农产品和放心中药材。
目前,阿寿哥品牌已推出的产品有“阿寿哥云南薄皮大核桃”、“阿寿哥纯真蜂蜜”、“阿寿哥野生黄精片”、“阿寿哥云南古树茶”等系列产品,客户给予了高度评价,销量也在不断攀升。他在开启自己的创业之路、回报家乡时,也让当地的放心农产品和中药材走出大山,走向更加广阔的天地。
当然,这背后也有诗茵的功劳。如果不是因为诗茵的支持,他的中草药种植不会达到几千亩的规模,白莺山村的中草药种植合作社不会这般兴旺。这些,全是源于诗茵对中草药的研究,以及他对中草药市场前景的分析预测和把握。
 

 
寒来暑往,又是一年秋天,村边的柳树黄了又青,青了又黄。这一天,阿寿停下手头所有事情,带诗茵去一个她未曾去过的地方。越野车在盘山的硬板路上疾驰,墨绿的澜沧江水在山脚蜿蜒。连翻过几坐山,汽车停了下来,阿寿下车,引着诗茵,向一片向阳的山坡走去。
诗茵望向山坡,不由得惊呆了。太阳的金光下,漫山漫坡的藏红花一起盛开,连天接地。天地间燃烧着紫红的颜色,像火一般跳荡。娇艳的花朵一盏盏全都垂了下来,层层叠叠的花瓣儿映得天地都是紫红紫红的。风从澜沧江对岸吹过来,空气里弥漫着阳岚的氤氲和藏红花的馨香,一簇簇的藏红花随着风儿左也点头,右也点头。万千的点头,万千的藏红花烧灼成一个红彤彤的世界,一波一波地向山上隆隆滚去。
“诗音,看到藏红花的芬芳了吗?”阿寿的声音,充满柔情和关怀。
诗茵没有回答,也没有回转身来看他,只是眼中透着异样光芒。从2013年开始,两人忙于成立信合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药材种植、加工、销售与特色农产品购销上,因为他们的努力,白莺山乃至周边地区的纯天然绿色农产品和放心中药材,才能走向省外,部分产品甚至走向世界。是他们将乡间的这些农特产品,通过公司、网络等的新兴模式,把这些“野丫头”变成可以大模大样出入城市厅堂的“正宫娘娘”。
诗茵看着满山的花朵在风中娇妍鲜艳、优雅芬芳,感觉那藏红花,也像她一样,对这片土地,对眼前的阿寿,如此情深意切。
阿寿问了半天没见回应,再看向诗茵。他从一个侧面看去,眼前的诗茵淹没在紫红紫红的波涛之中,细腰长发,与众不同的美,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气质,成了与藏红花争奇斗艳的另一种花朵。阿寿再一次看向她,心中涌上几分痴情,几分温暖,又几分心疼。
最终,阿寿等不及诗茵转身,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两人终于打破局促不安的气氛,在深情的注视中,慢慢靠近,手挽着手,向着漫天的花海走去。
 

 






上一篇:我们是扶贫工作队员
下一篇:行走古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