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花 见


2013-12-11 03:16:00   来源:云县委组织部   作者:董 琴    点击:

  

  小雷,他们都说野菊花是不等人的;他们都说今年花是开得早了些。反正,索玛来到象山,就遇见满山的野菊花,触目处,全是金黄,纯净无杂色,在山坡上、沟壑间、平地里,伸展出来,肆无忌弹。

  一到冬天,南方这个云州小城,冷风萧瑟,一吹,就把草吹枯了,把树叶吹落了,把小城里那些苟延残喘的老人吹走了,也把城南象山的野菊花吹黄了,成片的色块相连成一朵更大的花,把大地上的色调归为一致,在蓝得让人心醉的天空下灿烂着,在川野里悠闲的漫步着,在枝头间东张西望着,在观赏者心里跳跃着,明了而又复杂,高贵而又卑微,冷艳而又浓烈。小雷你可知道?这些比喻,就像索玛对你的感情,无论哪种都妥贴。看不见,却又有着复杂的不同状态。象山的野菊花,年年花开花落,蓬勃着辽阔和生机,让索玛想起故乡的那些女子,默默地美丽,默默地嫁人,默默地再生出美丽的女子,落地生根,亲切着泥土、阳光、雨露,自然的发芽、开花、结果,在大山深处把一生的艰辛走得轻松、浪漫而又无怨无悔。

  尚未发育完全的城市,总是向着更远的地方驱赶这些乡间物种。亭台楼榭是去不了的,野菊花只属于广袤山野,只属于阳光雨露,金屋藏娇的包养方式,只能断送它顽强刚烈的生命。走进象岭,那泥土一样质朴的野菊花,素面朝天成清丽的模样,让索玛知道这世间存活的一切,关乎时光之流逝,关乎美之失落,关乎风与花的遇见和分手。季节的断层,花期过处,有了一斩决绝的意味。人们生活中的某些行动,初时带着死而后生的决绝,但终是舍不下,就像索玛狠狠心删了小雷的QQ,却是熬不过一星期的时间,又在缥缈的网络里疯狂寻找。如果找不到,会骨肉分离,会撕心扯肺。有些东西,因为太美,所以不能握在手中;有些感情,因为太真,所以无法淡若清风。小雷,我们的爱情,是一场花开般的美丽,只是天水相隔,将幸福搁浅成了一地相思。这世间真有命运存在,就像你我的相遇,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念念不忘。

  山岭上的野菊花,生动着冬天的萧瑟和凄清。在象岭的花间小憩,风像魔术棒,将成片的云彩,时而变幻成银河横亘在牛郎织女前,时而又如洁白的哈达戴在山峦的脖颈上,让索玛想起视频里的小雷,也勾起浓浓的乡情,怀念那远去的童年和遗失的羊群。就将心带入这广袤的原野吧,当岁月远去,会有这野菊花残留在记忆深处,温暖漫漫寒冬。微风下轻轻颤动的花蕊,不胜凉风的娇羞,揉进了天边的白云,着色了画家的笔墨,便有了诗一样的情素,画一样的风采,它们在索玛和小雷的风景里,淡定而从容。一朵花儿开,一朵花儿败,那么认真,那么明艳。小雷也是花,是索玛心中最灿烂的一朵,在索玛广阔的心野,在每个春夏秋冬,开出别样的风花雪月。那些如烟的牵挂,日月轮回着,就连网络上那些聊天语言,也是字字顾盼,行行流连,在索玛心间弥漫成如水的风景。

  索玛爱花,爱世间一切美的事物。索玛曾在电视上看到路南石林的波斯菊开得漂亮,便带了父亲和女儿,在国庆假日驱车千里前往观赏。她喜欢花之盛开,更喜欢花之凋落,在某个落英缤纷处拾起花瓣,淹没于悲剧的喜悦里。在山里,在花间,没了功名利禄的困扰,没了割舍不下的情感,感受山野微风,享受天高地迥,在心远地自偏的世外自由自在地呼吸。如果索玛的世界没有小雷,世界会很寂寞,就像没有这野菊花,这广阔象岭会很寂寞一样。苍黄落叶间,枯荒草丛里,那些野菊花,是冬天的精灵。小雷每天清晨的问候,每晚睡前的晚安,让索玛的魂魄为之沉醉,不涉世态炎凉,不惹红尘妒火,酷似江湖隐者,冷落在车水马龙的世界里,因了小雷的接纳,才可以从容怒放生命的本色。是朴素,是清高?是痴迷,是执着?或许什么都不是,只像这野菊花,自顾绽放,无需理由,更无关凄风冷雨。

  花见,不仅见花,也见人;花下见,花下相见,花下不能不相见。人见到花,人也让花见到。小雷在看到图片后说这么多的花,我们养蜂吧。好的小雷,一切都依你。就让我们一起爬山涉水,穿行在风里,在大江南北,一路嗅着花香,用最古老的爱,装扮最美的梦;用最简单的方式,酿造最甜的蜜!如你真来,索玛要在这云岭大地,选一个养蜂的地方,哪怕只有三米见方,也要让我们的梦想,绽放在萧瑟的冬季,也要让我们的爱情,摇曳成野菊花的风情;让那些白昼的明媚,夜晚的沉沦,化解相思的苦痛。小雷,如果山水不相隔,就让小雷为我轻披罗裳笑看夕阳;就让索玛陪你把酒言欢,再念一阕宋词给你吧,那是“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亦落……”一瘦再瘦的文字,帘卷西风,也瘦了伊人,盛装不下饱满的心事,就让我们预约来生的缘,于花开的某个路口重逢。若你踏缘而来,纵然错过美丽的绽放,也要在你季节的轮回中,静听索玛心跳的旋律,再用那些长长短短的文字,陪你到地老天荒。索玛要在你的心中,开一朵隔世的花,给你阳光的明媚,温暖你在北方的乍暖还寒。索玛知道小雷一直在南来北往,如这象岭白云,因为无根总是随风飘往四方。该去就去吧小雷,请将索玛放心上,无论你走到哪,只要带着索玛上路,你的旅途不会再孤单。

  以后,还能再到这象岭赏野菊花吗?它那么寂静无语,开也是它,谢也是它,不因众生前来欣赏而悲喜,静默中守着淡定从容,完成着从蕴育到极致的绽放。或许,它已知道索玛和小雷,是前生今世里命定的交集,因为在花间,索玛把那些野菊花的图片,给小雷传了过去。在拍摄和传输的过程中,他们就在每个焦距里寻得满足,再到电脑的JPG格式里,定格弥漫冬的芬芳。一种彻悟,不经意间就渗进灵魂深处,原来,那关于生命的种种渴望,从来就不曾远离,无论是索玛删了小雷的QQ,还是删除手机号码,索玛对小雷爱的执着,依然像这野菊花明艳如初。

  小雷,如果生命可以选择,索玛宁愿是野菊花中的一朵,在这深山象岭间独自开放。如果等不到你的到来,索玛就在这荒荒的山脊寂寞成一道风景,为你舞尽一世方华,辞去一树繁花,空守一生牵挂。

于2013年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