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今古一相接 长歌怀旧游


2019-06-18 15:49:07   来源:云县徐霞客研究会    作者:张学宇    点击:

今古一相接 长歌怀旧游

 
——记江苏省江阴职业技术学院到云县开展教育精准扶贫工作并探访徐霞客游线

         
云县徐霞客研究会    张学宇




 
 
        6月11日,江苏省江阴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董泽民和招生处处长崔斌一行到云县开展教育精准扶贫工作。上午在云县高级职业中学举行座谈会,并举行了教育精准扶贫项目合作协议签约仪式,董泽民副书记与云县教育体育局局长黄光勇双方代表在合作协议上签字,云县政协主席钟汝菊、政府副县长王应森和云县文化和旅游局、云县高级职业中学、云县一中、云县涌宝中学以及爱华镇等单位领导参加了座谈会和签约仪式。会后,与会人员参观了云县高级职业中学和云县一中校容校貌。

 
             江阴·云县再续前缘
 
 
       促成此次座谈会和签约仪式的契机是“第十三届中国·江阴徐霞客国际学术研讨会”。5月18日至19日,云县政协主席钟汝菊、政府副县长王应森和云县徐霞客研究会代表应邀组团前往江阴市参加了第十三届中国·江阴徐霞客国际学术研讨会和相关活动。在研讨会期间,云县代表团应邀参观考察了江阴职业技术学院,双方初步达成了教育精准扶贫的合作意向。董泽民副书记一行前来洽谈并成功签约,是江阴职业技术学院对云县实施教育精准扶贫的良好开端。


       董泽民副书记是江阴徐霞客研究会副会长,因此,他们此行除教育扶贫工作对接外,还与云县徐霞客研究会进行了交流、探讨。他们是继徐霞客个人到访云州380周年后,第一批以官方名义到云县开展合作交流的江阴代表,是促进两地联谊的第一批友好使者。徐霞客的云州之行,既有严谨求实的史地考证,也有闲适惬意、文采斐然的景物描写,他不仅为云县的历史时空增添了精彩的一笔,更为380年后他的家乡和云县开展合作埋下了伏笔。

 
 
       纵观历史长河,三百八十年,不过弹指一挥间,“今古一相接,长歌怀旧游”,江阴—云县以一代游圣徐霞客为纽带再续前缘,在未来的合作交流中将续写新时代的新篇章!


 
           品茗圣教寺 怀想徐霞客
 
 
 
       下午,钟汝菊主席、王应森副县长和云县文化和旅游局、云县教育体育局以及云县徐霞客研究会负责人等,陪同董泽民副会长一行,追寻徐霞客的足迹,探访徐霞客游线,从云县行政中心东侧徒步走过“旧街子”,步徐霞客后尘,走进其游记中的观音阁——今日圣教寺。 
 

 

 

       云县六月骄阳似火,圣教寺古榕树垂阴,紫薇花正开,掩映着闹市中的一方清净地。大家看了寺里记有徐霞客行踪的《三教寺碑记》,品尝着云县时鲜瓜果、高山古树茶,体验游圣当年“小憩阁中,日色正午,凉风悠然,僧瀹茗为供”(《徐霞客游记》)的轻松一刻;闲话“观音阁”——三教寺——圣教寺——圣德宫的演变;在道长引领下参观修竹林中的观音殿,又在正殿前的“双树拱门”下合影留念。“双树拱门”是殿前有两棵百年古树,一棵大叶榕,一棵小叶榕。两树本来各立台阶一侧,后来在一丈多高的位置枝柯连理,长到了一起,形成“双树拱门”奇景,并衍生了一些传说。民国初年,云县知事张肇兴先生将其列为“云州新八景”之一,并有诗赞道:“何年城阙栽双树,错节交柯拱作门。老干对称龙竞起,乔枝互借鹊争喧。瞻云有客皆遵路,荫喝无人不被恩。高爽能容千骑入,将军意气自轩轩。” 地方书家杨念祖题联云:“瑶台青烟绕画栋,宝殿玉树织拱门。
 

 

      独特的自然景观,在文人墨客的诗联映衬下,在一代游圣的霞光辉映下更显魅力。一方古寺情景交融,充满了愉悦的气氛。徐霞客在天有知或当倍感欣慰,欣慰家乡后人寻踪而来延续他的行程,开拓新的发展空间。
 
 
          旗山观景  眺望新云州
 
 
      走出圣教寺,大家的步伐更加轻松。走下田家坡古巷道,盘桓于古榕树下,辨识徐霞客游记中的“砥柱”亭桥的位置——今日北河桥,远观旗山一抹青翠。


 
 
       当年游圣沿坡而上旗山,回望云州旧城,今天我们为了节省时间驱车前往,参观位于徐霞客游记写到的“龙砂”“虎砂”腹地的云县第二完全中学校址。在学校建设指挥部,云县教育体育局领导和工作人员介绍了学校规划方案、学校发展的前景。然后大家登楼纵目,寻找380年前徐霞客“下瞰二流既合,盘曲壑底,如玉龙曲折 ”(《徐霞客游记》)的感觉。凭栏遐想,徐霞客当年所见应是:九月艳阳映照下,两河波光鳞鳞,静如白练,一城依山傍水,古榕葳蕤、古道悠悠的边城风光。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临风伫望,视野豁然开朗:沧江明珠、云酒之乡、古道重镇、活力云州,霞蔚云蒸,近水远山、大街小巷尽收眼底;也见“二流既合”穿城而下,只是“盘曲壑底,如玉龙曲折”的景象不复再现,奔来眼底的是栉次鳞比的现代高楼和现代市声隐隐律动的气韵。

 
           触摸“新城”往古岁月
 
         继续向北,沿着徐霞客当年行走的方向,到达新城坝东门外,转进德胜明天小学北侧的一条水泥路,一行脚步踏上了云州新城遗址。所谓“新城”是相对大侯寨土司旧城(现在的县城)而言。1598年大侯州改土归流,朝廷废除土司统治改由中央派流官治理,云州进入新的发展时期。1603年,州治从大侯寨旧城移至天马山下新筑的砖城,是为新城。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因遭泥石流,州城淹没过半,州府奏请朝廷,“复移城于大侯寨旧址”——现在县城。新城历时190年而废,但是“新城坝”一名沿用至今。
 



 
       历经几百年泥土沙石掩埋,古城墙已深藏地下,据说现在的这条水泥路就是在古城墙头上覆盖而过的。路旁古榕阅尽世事沧桑,历尽边关兵燹,如今仍然枝繁叶茂蔚然挺拔;路旁土堆土坎,枯木朽根之下或深或浅掩藏着“新城”时代的断砖残瓦,成为久久无人拨弄的历史碎片;有的残缺,有的完好无损,古城砖长55厘米、宽20厘米、厚12厘米,质地良好。有的已砌进农户家的土墙,历经时代风雨的剥蚀。   
 

 
       徐霞客于公元1639年9月6日(明崇祯十二年农历八月九日)中午,“抵城之东南角。循城北行,又半里,入云州东门。州中寥寥,州署东向,只一街当其前,南北相达而已。时日才过午,遂止州治南逆旅。”(《徐霞客游记》)投宿于州城南边一家旅舍后,他大概开始查阅地志资料,考证云州的历史沿革。他是地地道道的文化人,每到一地都留意匾额、题句、石刻,关注地方文化风貌。此来云州,他也注意看了城门,并在日记中写下了很有历史价值的一笔:“州治前额标‘钦命云州’四字,想经御定而名之也。”今天读来,感觉“钦命云州”这个名头很有些气势,如果只是“云州”二字就显得无精打采平淡无奇了,而州名前冠以“钦命”二字,就目前笔者所知,只此一家,别无所闻。这大概是因为云州是当时大明王朝在西南的极边之地,是边关重镇,加“钦命”二字有威慑、震慑之意。

 

       从旧城到新城州府,徐霞客未忘此行目的,继旧城询问之后,他又第二次向街人探问澜沧江的流向。他从江西、四川的客商口中知道了澜沧江流经云州后,并不往东归入元江,而是直流南下。指出《大明一统志》把礼社江、元江、澜沧江混为一谈是错误的。新城客商所言与旧城跛者所言一致,“乃释然无疑,遂无复南穷之意,而此来虽不遇杨,亦不虚度也。”(《徐霞客游记》)澜沧江流向是没有疑问了,徐霞客不想再往南继续探究了,虽然不遇杨州长,但是此行并不白来。历史不能假设,但不妨可以略作推论:从徐霞客的言外之意来看,如果在云州还问不清澜沧江流向的话,他可能会继续向东南“穷澜沧下流”。另,如果他此行得遇杨州长,那他可能会在云州多住几日,杨州长可能会派人陪他到澜沧江边亲自考证一番。虽然徐霞客与杨州长失之交臂,未能亲临澜沧江边考证,但是他在云州还是得到了准确答案,所以此行“亦不虚度也。”接下来的情景就可以想象了:在云州街美美地吃了一餐地方风味,回旅舍读书,喝茶,写日记,然后一觉睡到天亮,吃了早餐,出云州南门返回顺宁府(平明起饭,出南门)。就这样,一代游圣来去匆匆,一转身,别了云州。他也许没有想过,这一转身,这一揖别,竟为他三十多年的旅行生涯划上了休止符。
 
       叩问州城遗址,聚焦断砖残垣,触摸往古岁月,遥想霞客当年漫步云州新城的情景,大家意犹未尽,突然凉风飕飕,酷热渐消,山雨骤然飞来,大家急忙上车,撤出古城遗址。
 
             骤雨初歇传佳话
 
      雨声渐大,按徐霞客游记常用的描写就是“雨色霏霏”。大家躲在车里避雨,雨晴,按计划完成下一个节目——去路边果园摘李子。 
 
       打开果园虚掩的柴门,满园桃李芬芳,李子已成熟可食。可正当大家在兴头上挑红拣绿时,那雨却又唰唰唰飘飘洒洒地浇来,浇得一个个浑身湿淋淋,薄裳紧贴肌肤,萎头缩脑提着盛着少许李子的塑料袋撤离。然而,走过果园、走出新城遗址“城里社”几百米远,窗外却又是一片暖烘烘的天地,毫无下雨的迹象。虽说“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可这距离也太短了吧。


       
于是话题就不期然地来了。有说云县好久不下雨了,正为干旱困扰,今天这场雨是大有来头的。说徐霞客离开云州380年,今天终于盼到江阴老家的人来寻访他的游踪,他被感动得落下激动的泪水;又说380过去,明代的云州新城几经兴废,今天却迎来了继徐霞客之后的第二批江阴客人,老天感动了,特降甘霖欢迎徐霞客的老乡江阴友人,为他们接风洗尘!大家各逞口才,各自发挥想象力,七嘴八舌谈笑凯歌还。
 
        活动遇雨未能尽兴,却激活了一行探访者的思维,并为晚餐助兴。餐桌上大家兴味盎然,继续发挥想象力创造力,再度即兴创作。县委李明奎书记前来看望江阴客人,与客人交谈合作事宜,董泽民副书记表示,如果云县学生到江阴职业技术学院就读,学校将在各方面给予倾斜。当大家笑谈李子园大雨欢迎远方来客时,气氛更加愉悦,都说江阴与云县缘份不浅,以后交流合作还有较大的空间。
 
      一场被雨淋湿的活动,却因徐霞客而化为一段令人难忘的愉快经历,一段别有趣味的佳话。特记。

 






上一篇:最后一页
下一篇:石斛花开迎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