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茂兰这张“名片”大有资源可掘


2010-09-14 10:17:00   来源:   作者:宋荣坤    点击:

 

受云县茂兰镇党委、政府委托,我写了《家在茂兰》这首歌词,由杨楷同志谱曲,制作成了CD光盘,目前正在茂兰镇广泛传唱,以抒发茂兰人对家乡的热爱,描绘历史上茶马古道——南道上的这个重镇,今日已奔向路桥通畅的美好前景。

今年8月,此歌被云县文联推荐参加临沧市第二届“放歌佤山·跳欢临沧”优秀歌曲、舞蹈创作与表演大赛后,作为评委之一的市老年大学校长马跃华先生与我沟通,谈了许多看法。他说,茂兰原名勐郎,历史上曾有“公狼追母狼,追到石公鸡山;突然发大水,澜沧江来隔断”的民间传说,故茂兰最早地名为母狼,今南涧县公郎为公狼。茂兰这个古老而文明的集镇,既是茶马古道南道上走神舟古渡这条线的重镇,也是云县到省城昆明18个马站的第一站。由于茂兰依山傍水,亚热带妮婍的风光加上天然温泉,骤使这个茶马古镇寺庙林立,有西蜀会馆、龙王庙、观音阁、魁星阁、石佛古刹等。茂兰街由于马帮络绎不绝,多则上千匹骡马到此歇息,故马店尤为生意兴隆,据记载费家店、陶家店、钟家店、胡记马店、李记马店较为有名。除能容纳10~20把骡马(每把为骡马5匹)的名店外,沿街鸡毛店也不少。过往马帮驮运茶叶不足的,还可在此补充,因为云州当时丙令、新村、白莺山一带茶叶多到此交易,马帮和商旅除洗温泉、在西蜀会馆看滇戏外,还可以购茶生财;若购货剩余,当地有客栈供堆存货物房间,派人守候,不丢失斤两。故尔,南来北往客商较为满意。茂兰茶马古镇的扬名,还得力于文人墨客为其撰写的“茂兰十景”,即:神舟飞渡、温泉旭照、长安秋色、丹凤朝阳、峰回路转、魁阁晨钟、水阁凉亭、石泉品茗、石佛古刹和翠屏奇峰。其中,长安秋色中所讲述屹立在茂兰河上的长安桥,是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重建的,桥位于茂兰街尾,桥周围古树苍天,藤葛迭坠,3丈高的石拱桥,至今犹存,千百年茶马古道马帮从桥身上踏过,岁月沧桑的痕迹至今可见;石泉品茗,是记述了玉皇阁山顶建有阁楼,清道光年间一贫僧途经此地,逗留阁内数天,一日子夜习武之余,顿觉有凉气袭来,细观方知凉风来自山凹,僧遂寻踪而去,见石缝中清泉玉流波光粼粼,石上苔痕遍布,隐约有“玉皇琼浆”4字,颇有仙意。僧就地化缘建庵塑佛,命名“石泉庵”。凡施主香客到此,僧人常用石泉之水泡茶,味甘可口,问及原因。僧答:“石泉水为茶之母也。”“神舟飞渡”乃茶马古道南道从云州茂兰渡澜沧江渡口之一。因渡口下段有大坎,江水形成瀑布,故只有冬春两季江水小时,马帮才从此过江到达石公鸡坡;雨季期间,江水暴涨,马帮渡江常常发生灾难,骡马、货物、船工冲下江坎瀑布葬身鱼腹,故当地传“只有阿奶坟,没有老爹坟”的民谣。民国初年,云南著名学者、书法家陈荣昌随马帮过此渡口,虽洪峰如山,却平安抵达彼岸。陈老先生遂在江边龙王庙书联:“水性本凶,只要心平船自稳;山峰虽险,但得志坚路可登。”时至今日,神舟渡因漫湾电站下闸蓄水,大江中坎子飞瀑已平,常有云县、南涧两县山民为做茶叶生意摆渡于此江中。而朝阳寺下神舟渡的茶马古道,日复一日地伴随着日出日落,似乎在向游人诉说当年它们为千千万万马帮作出过的奉献。马老强调,这些文字,在他参与编纂、统稿的《中国临沧茶文化》一书中,全写入了第三章的第二节中。

我知道马老曾在茂兰乡哨街当过4年小学教师,多次被当时的茂兰区、公社借用从事文秘工作,加上他对文学的爱好,也为宣传茂兰写了不少文章。上世纪80年初后期任云县地方志办主任时,组织编写了《茂兰彝族布朗族乡概况》,到90年代初选任云县副县长后,对茂兰乡折除川庙古戏台大发雷霆;对漫湾电站建设中涉及茂兰乡的移民,写出了报告文学《漫湾移民动迁曲》发表于《边疆文学》并通过新华书店在全国刊印出书,广为宣传。马校长说,历史上的茶马古道,是靠人背马驮到第一马站茂兰的,山道崎岖,多有艰难。新中国成立后,1958年修通了25公里的车路,也是靠马车运输,1980年代,由国道214线在岔河分道,过罗扎河大桥,顺忙卓到茂兰也是25公里,只不过路顺河道上,坡度不大而已;至2000年代,祥临二级高速公路修峻,车由云县城至茂兰只不过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