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写实写意话摄影


2018-11-19 10:26:09   来源:云县宣传部   作者:沈仕春    点击:
        
 
    摄影,作为记录时代发展变化的有效载体,自1826年在法国人涅普斯手里诞生第一张照片《鸽子窝》以来,至今走过了192年的历程。无论是作为战地记者卡帕记录的战争场景,还是亚当斯风光作品,抑或是马克·吕布镜头下的中国、吴家林取景器里的云南山里人,摄影人的思维方式不同、接受的文化程度不同,创作的方式和表达不同,但总体可分为写实和写意两大类。
    写实的作品,更多以直观的视角,用平实的角度或以单张、或以组照形式,将人和事的特点、关键过程记录在每一帧照片中,向观众娓娓道来,陈述出时代的特征、事件的真相,这类作品,在距离拍摄时间很近的一段时间,不容易引起大家关注,比如火车上的摄影家王福春,几十年如一日,在火车上拍摄形形色色的乘客,从服装到神态的变化,折射出人民大众的生活状态。90年代早期,笔者初学摄影拍摄的小县城,其中人民群众的交通和运输工具是马车、驴车,特别是街天,在街场的一角,栓着的是正在喂草料的几十张马车,到了2000年前后,小县城的交通运输工具成了电动三轮车和微型面包车,如今,城乡交通工具已经变成了轿车、出租车、摩托车,摄影人镜头下的交通工具就是写实记录的时代性,这样的记录变化的作品,只要以组照形式呈现在观众面前,突出对比,必然会引起共鸣,会引起对幸福生活或者某些事件的思考,若再发酵,会推动某一领域的改革、进步。1991年,解海龙拍摄的希望工程纪实系列照片(其中有广为人所知的《大眼睛》),成为希望工程的标志,这就是纪实的意义。
    写意作品,主要代表人物有禅意摄影家张望,他长达九年深入佛门,与僧侣同吃住,与法师共悟禅,将深奥的佛境教义通过影像艺术的形式得以传达,以期带给观众一种空灵恬静之禅美享受。其中《过客》荣获中国摄影最高政府奖——中国摄影金像奖,填补了金像奖佛教题材的空白。他在创作中,以精美的构图、用光,或虚化、或动、或慢,在速度、色彩冷暖方面独树一帜,整组画面都不失唯美,更给人以美的精神享受,写意作品因具有较强的装饰性和美术鉴赏功能,也得到广大社会大众的认可,作为写意作品,蕴藏了中国传统的儒家含蓄的思想,例如在拍摄的时候,画面可藏景、借景,以景喻人、以物明志,画面里不需要直白地展示给读者,再比如,曾经的一次美术高考,题目就是《深山藏古寺》,许多美术考生画了高山、寺庙和熙熙攘攘的香客,其中有一名考生画了山下一条河,弯弯曲曲的一个小和尚挑着水桶艰难的拾阶而上,虽未画出寺庙殿宇,但是已经达到了“藏”的效果,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再例如,笔者曾经拍摄的一幅作品《悠闲的晚年生活》,画面里,几位老人靠墙翘腿而坐,脚前茶杯,墙上一串鸟笼影子,其实作者就是想表现老人家遛鸟舒适的老年生活,但是没有直接拍摄鸟笼,交代了要素,这样会让读者越看越有味,越看越明白,慢慢回味其中之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