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大寨古今人文遗迹一览


2020-08-06 08:49:06   来源:   作者:    点击:


    大勐麻寨旧时辖域广阔,自然及人文景观众多。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中大部分已无处可觅。但其中颇具传奇色彩者,时至今日,勐麻人仍津津乐道。

    旧时景胜

    据《顺宁府志》及民间口碑,以下几景为当时最负盛名者,现辑存如下,以供史鉴。

    雪山石门  云州之南二百二十里,大勐麻雪山,终年积雪,溽暑不化。中有平畴一坞,并无人居,而有陇亩之形,鸡犬之声。间有葱韭,见者仅可取叶;若掘根,即雷雨交作。内有石柜,藏古书甚多,取之辄惘,不能归,送还乃已。外有石门,无心遇之,庶几可入;有意觅之,不可得,仿佛桃源胜境云。

     今此景已无处可查,亦不知其可信程度如何。

     困岫江眼  在大勐麻。困木东山,崇岩峻岭,三面临江,人迹罕至。上有潭如眼形,其水经年不盈不涸,与江水清浊同,俗呼为“江眼”云。按其描写,似为今景东被勐麻人称为三尖山一带。

      东山古刹  在大勐麻寨东峻岭之上。有龙潭方广数亩,水出不竭,清澈见底,树影倒池,如萍浮水面,池凼列宿,宛然棋布。前明兵乱,有酋长、烈女、逃兵至此,口诵弥陀,旋绕其侧,后遇害。每于夜深时,闻号泣声,酋长悲之,立墓建庵,设主持以奉香火,乃无所闻。今寺废,遗址犹存。

     即今日之东山寺,有遗迹。据文中有“前明”字句,此庙当建于明朝时,为有据可查者中最古老的大寨建筑。

     水卜阴晴  一在大寨东邦别河,水出高山,其声远则主晴霁。一在大寨西南信河,水声怒号,雨即至。若二水同响,则阴晴各半,乡人听之,以卜阴晴。殆“与日晕而风,础润而雨”,无异也。

     邦别河今日称为慢赖河;南信河今日称为南箐河。

    另有文朵村田心组后南撒河亦可卜阴晴。水声响亮,则为晴天;水声浑浊不清,则为阴雨天气。几无误差。

     白水悬岩  在大勐麻东昔宜山中。势险峻,岭头瀑布澎湃而下,如银丝挂壁,远望数十里晶莹射目,水落处击石溅起,如碎玉琼花,纷糅散乱。下有村寨,号白水云。

     在今大朝山西镇昔元村一带。

    “北斗七星”  旧时大寨寺观之多,建筑之气派宏伟,当为临沧之最。据民间口碑,在这些寺观当中,有7座庙宇以北斗七星之形排列。从勺头起为:财神庙、寿福寺、土主庙、江西庙、祠云院、川主庙、大缅寺。北极星位置为文昌宫。其排列不知或是巧合,当然也可能是大寨的古人对天文地理知识的运用。寿福寺位于今大寨村寿福组,此地名亦因此寺而来。早期曾用作学堂,现尚留存一破败建筑,行将倒矣。土主庙经修复后更名为勐麻总祠堂。其余寺观已荡然无存,留给后人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遐想。

     文朵村大缅寺   傣族聚居的地方必有缅寺。自明洪年间始,傣族在大寨的统治长达数百年,期间所建缅寺应有很多,但已多不可考。据查证,除名声响亮的大寨村大缅寺外,尚有文朵村大缅寺。其址位于文朵村毛家组和杨家箐组之间的大坛。据传,自清嘉庆年间至民国初年,一直有僧人在此活动。僧人最多时达80多人,早晚到两侧箐沟里取水时,约150米的距离,僧人排队传递水桶,可从缅寺一直排到取水处。
另有西山寺、西林寺、观音阁、魁阁等。西山寺名气甚大,尚有遗迹,今为地名。大勐麻寨唯一参加编修《顺宁府志》(乾隆续修)的徐卿昇即葬于此地。西林寺仅据勐麻之图记载,余未见其它资料。从图上看,其址似位于今撒马坝一带。观音阁位于慢赖。据传内塑观音菩萨一樽,左手托一只白色鹦鹉,右手托着那只传说中的宝瓶;左塑灵音小姐(小龙女),右塑善财童子(红孩儿)。魁阁在团结村下伙石组附近,传原长驻一名道人。建此魁阁的目的为锁水。今原址处尚有残砖碎瓦。

     四方街自来水池  在四方街街尾大照壁旁,以石板砌有一硕大水池,用未剖开的烧制筒瓦首尾相衔,埋于地下,从山上引来清泉,供赶集人及附近居民饮用。水池石板间用当地特有的某种植物混以石灰粘连,密不透水。文朵村土城山驻军时亦以此方式引水,以供军用,现仍可挖出当时引水的筒瓦。这是大寨早期人饮工程最为典范的杰作。

      老柳树桥  在云朝公路43公里+500米处,今新柳树桥上游约50米之地,横跨于勐麻大河上。系大寨徐氏始祖母饶老孺人捐银所建。此桥气势磅礴,桥面宽敞,坡度舒缓,设计精巧,整座桥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其景致美伦美奂,堪称临沧境内古石拱桥的典范。


      因桥东岸水土流失,毁及桥墩,1986年夏季,在一次勐麻河发洪中被毁。现仅存西岸桥墩遗迹,给大寨人民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

      猴子桥  在大寨下,桥头有大石房,可容客数十人,行此停息,欣赏激川,异常爽适。

     未能查知此桥更多情况。

      石龟桥  在大寨下三十里,有石为桥,形如龟,行人经其背过之。现此桥已无存,不知毁于何种原因。虽多方考查,皆无果而终,想来毁损应已久远。

     天生桥  在大寨东南五十里,岸石天然,水从下流,因当大道,略加人工,宽2丈,高一丈。

     从记载看,此桥当在今大朝山西镇境内。经考查,未能查证其具体位置,亦未见其它相关记载。

     杨国翰原墓  为临沧有史册记载以来的唯一进士墓。位于今大寨客运站后院停车场。作为进士墓,其宏伟壮观自不必说,更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其墓志为林则徐所题。该墓造型已有多处文章记述,此不再多说。

     1971年4月1日被毁,杨国翰竟遭到破棺暴尸。今人谈及此事,禁不住一声叹息。

    赵家花园   名为花园,实为一私塾,为前清“例贡进士”赵国正所创。因其环境优美,被人们尊称为“赵家花园”。位于新华村文卯组水卷槽西部山中,赵国正在此收徒,传授儒学经典。就在这花园中,赵国正为传统文化在大勐麻寨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陈氏花园   为今团结村下火石组陈姓家族远祖所建,没有史籍作具体记载。传红白旗乱时被回军放火烧毁。据陈姓后人口口相传,花园共有四座。每座花园内皆置有水井,因井水从石制龙嘴里滴下来,所以称为龙井。现仍有1口龙井,保留在陈天润家,井内仍在使用的龙头上腭被击毁。有1个龙头,保留在陈天锦家。保存有2个石水缸,其中1个完好仍在使用。今花园原址地下1米深处,可挖出被烧毁的建筑材料。

      二、现存景观

     回龙寺  位于大寨镇团结村三岔河组。其建造时间众说纷纭。据大清雍正续修《顺宁府志》即记有此寺推测,当为雍正年之间,或在此之前即建成。此寺初为傣族进行佛教活动及缅学教育之地。大寨傣族于明洪武年间即迁入,由此,此寺极有可能于明时即建,为大勐麻寨最为古老的寺观之一。民国16年(1927年),大寨县佐张宪贞倡议修复,终因财力不济,只能修缮了大殿主体建筑。现有修缮捐银功德碑,镶嵌于大雄宝殿左墙壁以铭记此事。新中国成立后,一度被用作小学校、村公所、信用社等。也正因为如此,在其它一众寺观纷纷被毁于无知时,此寺反而得以幸存。

    现为佛、道二教活动场所。前院为道观,后院为佛寺。

     勐麻总祠堂  前身为勐麻土主庙,其址位于今大寨老街北200余米处。据建庙时功德碑载,建于嘉庆二十年(1825)。据传,因当时大侯州一带流行疟疾,大寨望族为保寨人平安,倡议修建此庙。此庙于非常时期遭受人为破坏,又历经180余年的自然风雨侵袭,毁损非常严重。2004年进行修复。自修复后,游人一直络绎不绝。

      蛮物桥  即今文物桥,位于今大朝山西镇文物村纸山箐河上,大朝山西镇在1973年前属大寨辖地。该桥为大寨徐姓家族始祖母饶老儒人捐银,其孙乡饮宾徐庆棠于道光七年(1827)建造。同年,徐庆棠还在此地建造了榨油坊、纸厂。纸山箐之地名亦因纸厂而来。桥上芳草凄凄,桥下纸山箐河溅起朵朵浪花,叮咚而下,仿佛珠落玉盘;又似一带银练,摇曳着飘入勐麻河。朝下往上仰视,但见已有182年之古桥静静地横卧,两岸是稻田,旁边有人家。看着这静卧的古桥,仿佛能看见那渐行渐远的马帮,驮着大勐麻寨那曾经的辉煌;听着这潺潺清脆的水声,仿佛能听见那嗒嗒的马蹄,正从桥上踩过,诉说着大勐麻寨的古往今来。

    回龙桥  旧《云南通志》载:“在城东南勐麻三家村下。关锁一勐风脉,因名回龙。”

     此桥是大寨境内保存较为完好的一座古石拱桥。相传建此桥的目的是为锁水。据有关资料及民间口碑,此桥为大寨徐氏始祖母饶老孺人捐银建造,由西山寺一杨姓石匠设计施工。现桥上留有一捐银功德碑记,为后来修缮此桥时情况记载。

    与著名的回龙寺相距不过几百米,寺桥交相辉映。勐麻河、南箐河在此交汇后向东南奔腾而下,汇入澜沧江。附近青山绿水,白鹭成群飞舞。秋高谷黄时,风景最迷人。人到此处,不禁心旷神怡,忘却了尘世烦扰。

     “倒淌三沟水”  大勐麻寨的地势为西北高东南低,境内大小河流亦顺此势汇入澜沧江。而大寨村有三条人工沟渠却反向而行,即自东南向西北流淌,形成了有名的“倒淌三沟水”。三条沟即今日所称之头道沟、二道沟及三道沟。今日之大寨人,都知道这一胜景。三沟建成于何时无考。建于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六月初七日的《威信里水利碑记》,提及了头道沟,没有记载修筑三道沟的具体时间。想来应于清朝中前期即有。也反映了大寨人民在早期利用水利资源时的聪明才智。

     “两步三道桥”  大寨民间传说此为杨国翰总结的大寨风景,说明了大寨桥梁的众多。据推测,应为后人假杨国翰之名。具体所指说法不一。一说其为今团结村三岔河区域。这一地带相隔几十米即有三座桥,即回龙寺桥、南箐河桥及勐麻河上一无名桥。勐麻河上一桥似建造时间较晚。一说为今文丰村大忙埃三道桥。旧《云南通志》载:“(三道桥)在勐麻漫岩村下。有三:石桥一,木桥二。”三道桥本为桥名,今被当作地名,桥名盖过了村名,就连客运站售票也只写三道桥。著名的三道桥战斗即在此打响。很长一段时间里,三道桥这个名字充满了传奇色彩。现桥为修筑云朝公路时新建,为一孔石桥,横跨在坝抗河上。位于云朝公路48公里+500米处,坝抗河与勐麻河在此交汇。

     具体指的是哪一处风景,恐怕已无考。从以上相关内容来看,似今三道桥可能性更大一些。具体所指的是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她在哪里,都旁证了大勐麻寨曾经的光辉灿烂。

      “三围两棵桂花树”  桂花树在大寨境内留存不多。因其生物特性,分布不广,长势缓慢,大树很少。曾有传言,回龙寺大雄宝殿前有左右两株,粗壮高大,长势繁茂。现存两株为老树倒后新发。这里指的可能为原两株老树。

     现新合村小高山组及文朵村文朵组还有较为高大的古桂花树。

      “古树盘龙井” 位于大寨村户乃组,在茶马古道边,与著名的“威信里水利碑记”碑刻相距100余米。此井何时修建无考。采访现在大寨的长者,他们说当年也问过最老之人,都没有人知道此井建于何时。
井上原有一株巨大榕树,树根穿过井上石板缝隙,伸进井里,自然卷曲,倒映井中,好像一条龙盘在里面,因此寨子里的人称其为“古树盘龙井”。现在古树枯死,新发了一株小树。据常识来说,榕树寿命当有数百年之久,由此可知此井亦当有数百年了。

     井水清得不同寻常,不可思议,用清澈见底也不足以描述其清澈程度。无风的时候去看井,但见沙粒可数,一望到底。就是掉下去一根针,你一眼也就能找到它。看得时间稍长,你会忘记了井里有水。只有当风吹动水面,你才会回过神来。当地老百姓有一句话来形容:“清得下不了台”。言谈间,他们对此井的感情显而易见。他们也以此井为豪。现在虽然大多数人饮用自来水,但对此井仍爱护有加。

      四方街   即今大寨老街。建成于明朝洪武年间,距今约600年,为临沧境内最古老的集市之一。自建街以来,一直是勐麻土巡检府衙所在地。随着大勐麻寨经济社会的发展,这里也成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四周以城墙围住,有东南西北四座大门,实为一小型城堡。四周为商铺。后来城墙被拆除,东南西三门被毁损。现仅留北门存于勐麻总祠堂,然而也不是原来之样了。其余三门已无影无踪。街面原为石板铺成,后来才改为现状。《顺宁府志》有简图记有其当时风貌。

     巷道  大寨石板巷道布局合理,四通八达。以大寨村街子组、户乃组、梨园组,文丰村大文开组等地较为有名,至今保存已很少,多被水泥路面取代。最为有名的当首推大寨村街子组“楼梯街”。单从名字来看,就可知她的造型当何等别致。名为街,实为一巷道,从头到尾全用青石板一台一台的铺成,就像一条长长的楼梯。走完这条“楼梯”,穿过大东门,就走到了“四方街”。

     据现有的遗迹来看,当年大勐麻寨的巷道当为临沧境内乡镇中最为亮丽的风景之一。

    徐氏祠堂大门   徐氏祠堂建于清道光年(1827),现仅存大门。位于文丰村委员会右50余米处。历经180余年风雨,木料至今未曾更换,除受人为损坏外,几不变形。原以巨大石块镶成石梯,逐级而上,便到大门。原大门正上方悬挂徐经训“纯孝性成”匾。现石梯被埋一载,几已看不出原样。部分装饰已被毁损,其它仍然基本保持原样。令人感叹古人建筑工艺的高超。

      青铜钟  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大寨最为有名的人文遗产,在大寨境内可谓妇孺皆知。凡在丹山小学、大寨中学工作、学习过的人,一生都不会忘记这口钟。大寨几代人伴随着钟声成长;她是大寨人民心中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她见证着大勐麻寨的传奇;她属于大寨各族人民。

      此钟来源多有说法,主流说法有二。一说为道光七年(1827)徐氏所铸,为一口。一说为光绪年间冷氏父子所铸,为两口,其中一口为免毁损,于“文化大革命”期间被人埋藏。然而埋钟一说经不起推敲。其一,经多方采访年老之人,均未知另有一钟。文化大革命于1966年发动,至今为止有40多年,如真的有钟,那么今天60岁左右的人应当知道的很多。其二,既然大家都知道有一口钟被埋藏,那么从哪里得知呢?只能是埋钟人透露。既然知道,那么埋在哪里?如果现在大勐麻寨又现一口大铜钟,那将是一件大喜事,早就没有必要还保密。据以上推测,埋钟一说没有根据。

     据现存大钟上留下的字迹,尚可见“道光”字样,则此钟为道光年间所铸无疑。就算冷氏父子真的铸了大铜钟,也非这一口,当另有所指。

     文化大革命期间,曾有人想要毁之。后经一文化人力阻,方得以保全。但铜上铭文被认为是封建迷信,全被铲除。想来想要毁钟之人,其见识如此,能认全钟上铭文么?就算认全,知道什么意思不?但终究,大铜钟吉物天相,总算躲过被全毁之厄运,给大勐麻寨留下了一点前人的念想。

     现此钟挂于大寨中学校园边。作为号令工具,她在大勐麻寨已完成了历史使命。作为大勐麻寨历史文化进程的见证,她将和大寨人永存。当她偶尔响起,似在提醒大勐麻寨的人们发奋努力,再创大勐麻寨的辉煌。

      百岁坊  即中山村石曰琮牌坊。石曰琮,大寨镇中山村人,获“明经进士”称号,吏部候选儒学训导。被封为乡饮大宾,在乡里德高望重。在平均寿命为35岁的清朝时期,石曰琮竟活到一百余岁,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在其百岁时,候选教渝杨桂联合大寨徐氏等上呈,获准建“百岁坊”。

     20世纪60年代,百岁坊被毁,现仅留四根静静的石柱在无言的诉说着这位百岁老人的传奇。

     威信里水利碑记   此碑记真实地记录了鱼塘村及户乃村之间为争水而发生的争斗及解决经过。里面所记载的头道沟至今尚存。立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六月初七日,至今已有107年。原立于户乃村中路旁,现被人移于一水沟沿下。石碑中间断裂,可能为搬迁时弄折。因遭受水浸,颜色发黄。字迹苍劲,多已风化,细查仍多可辨认。是大勐麻寨留存的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

     大石门  为云县唯一进士杨国翰府第大门。原门被毁于非常时期。现门为2009年6月建成,位于大寨村梨园组大石门社,此地名亦因大石门而来。原门如何已不得而知,仅依据见过此门的老人回忆,综合有关资料进行复修。

     复修工程得到大寨政府及多方人士的支持,梨园杨氏后人积极行动,终于完成。

       以上这些见证了大勐麻寨传奇的众多古迹,以及未能收录的已往及现有的众多景致,是大勐麻寨的一个历史缩影,得到大勐麻寨各族人民最为普遍的认同。(胡永忠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