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大美云县,澜沧江畔的璀璨文明之邦


2021-11-12 14:30:01   来源:   作者:    点击:



    云县,一个以“云”命名的县,是全国98个单字县之一,也是云南省唯一以单字命名的县份。从东汉时期开始的上千年历史长河中,这里先后属于益州永昌郡的不韦县、雍乡县和大理国庆甸县。如果追溯更久远的历史,你会发觉《尚书.牧誓》中关于古蒲人参加武王伐纣的记载,那时的古蒲人其实就居住在澜沧江中游地区。元朝至明朝万历年间,朝廷在这里设土官世袭制的大侯州。明朝万历二十五年(公元1597年),撤销土官制由朝廷直接派遣流官,改称为云州,云州经历了316年的历史,辛亥革命后的1913年7月改称云县。云县总面积3659平方公里,境内辖12个乡镇,有38条大小河流,2020年户籍人口44.22万人,常住人口38.9万人,是临沧市八个县区中常住人口最多的县。由于这里历史文化悠久独特,地理气候独特,风景优美,物产丰富,云县人民自诩这里是彩云诞生的地方,是云的故乡,是澜沧江文明的发源地。

 

孕育数千年的澜沧江文明


    早在四千多年前甚至更早的时期,人类先民就居住在澜沧江流域今天云县境内,进入了智人时代,开启了澜沧江文明史。在澜沧江流域,云县是最早发现新石器的地方,也是分布最多的地方,在云县境内的澜沧江沿岸及其河谷地带均发现了新石器遗址,石刀、石锤、石网、石球、石砧等种类齐全,数量众多,可以证明这里是澜沧江文明和湄公河文明的重要源头,是傣族、布朗族、佤族、缅人等古老民族的发源地。一九七四年,经过考古专家的考证,地处澜沧江中游的云县是史前人类文明的重要发源地,整个澜沧江流域出土的新石器都被命名为“忙怀型”新石器。见证了云县这片土地数千年历史变迁的澜沧江,是云县的文明之根和文化之源,是云县人民的母亲河。

 

承接历史、通达四方的古道


     历史上云县是一直被称为临沧的“北大门”。早在唐宋时期,居住在云县的先民们生产的茶叶、皮革、香油、冰糖、白酒等产品,就被人力和马帮向北经过大理、保山运送达吐蕃、西域等地,向东经过楚雄、昆明等地到达江南和中原地区,向南经过永镇关进入孟定、镇康、缅甸等缅僰之地。改土归流以后,官府在云州东、南、西、北都开通了驿道,设置了近二十处塘、哨和驿站,仅云州城至澜沧江渡口神舟渡120里就设置了七个塘、哨和驿站,在云州境内澜沧江边形成了神舟渡、羊街渡、漫贤渡、课倮渡、温盈渡、忙别渡、沙坝渡、王家渡、松山渡等十余个渡口。明朝正统年间,兵部尚书王冀率领15万大军渡过澜沧江渡口,经过这些驿道抵达大侯州,大败麓川叛军,解了大侯州之围。1872年,清军提督杨玉科率领十数万的四路清军,渡过澜沧江渡口,经过这些驿道抵达云州,镇压了回民起义的最后抵抗。以上这些,说明这条古道的重要性,也是云县历史上茶马古道的历史印记。在经济社会、交通、文化、物流高度发达,国泰民安,民族团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今天,云县仍然是通往澜沧江以西,通往临沧市各县乃至中国通往印度洋和东南亚各国的咽喉要道。

 

传承英雄辈出的光荣历史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英雄,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名片,是一个民族的标杆、精神之气和象征。习近平同志多次教导我们,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决不能做让英雄流血,让后人流泪的事情。


    翻开历史你会发现,千百年来云县的历史上曾经涌现过无数爱国、爱民、爱乡,不畏强权的英雄人物。早在大侯州时期,知州刀俸董父子为了反对国家分裂、保护乡民,在同叛军战斗中英勇战死。云州时期,云州籍武举人朱锡命奉命驰援疆场大破敌军,最后战死沙场;黄文达、黎雍熙为了保护云州城和乡民,同叛军展开血战直至英勇战死;广西西林县知县张鸣凤为了维护国家领土完整、边境安宁,保护人民不受欺压,冒着被褫官甚至处死的风险,依法惩治法国神甫马奥斯丁。在今天,西林县修建了西林教案纪念馆,为张鸣凤塑了雕像,把他当作不畏强暴、爱国爱民的民族英雄。在中国民主革命时期,有数百名云县人民的优秀儿女参加了重九起义、四川起义、护国战争、北伐东征等革命行动,胡英、叶荃、周志仁、徐正芳、张季良等云县人都是名噪一时的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周志仁、王丕胡、孙金章、吕作标等人为中国民主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抗战时期,两千多名云县子弟兵奋战在大江南北的各个抗日战场上,他们中的董文英、严熔、傅其鹤、刘有茂、纳其中等数百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英灵足千古,义勇冠三军”,在台儿庄战役中壮烈牺牲的董文英团长,是抗战时期牺牲级别最高的临沧人;在淞沪会战中带领全营用血肉之躯抵得住敌人飞机、大炮和坦克进攻,最后全部壮烈牺牲的严熔营长,他们的勇气和精神,惊天地而泣鬼神。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为了反抗暴政和压迫剥削,反抗劣绅豪强疯狂的土地兼并,黄发清、杨再兴组织数千名破产农民暴动,历时三年才被残酷镇压下去。1949年,共产党员李珪带领一批进步青年在云县南区开展革命活动,组建党的武装,创建革命新区。解放初期,在党的领导下,为了巩固和保卫新生人民政权,解放军指战员、征粮工作队员和广大基层干部同各种反动势力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共发生了26次大大小小的激烈战斗,牺牲的烈士就达90人,还有33名云县籍解放军牺牲在全国各剿匪战场上,有6名云县籍志愿军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1979年2月,云县籍的解放军连长赵天贵在边境自卫还击战中英勇牺牲。1984年4月,云县籍解放军战士杨国跃在收复老山的激烈战斗,在排长牺牲的情况下代理排长,带领13名战士坚守阵地,并亲自毙敌13人,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独特的两洋地理气候


     云县地处太平洋和印度洋两大水系的交界处,位于县城西南20公里的滇缅铁路遗址园的地名被称作“分水岭”,也是澜沧江和怒江两大国际河流名副其实的分水岭。这样的地理位置,放眼全世界也可能是独一无二的。这里的一滴雨水,如果流入东北方向进入罗扎河后并入澜沧江,向东流入罗扎河后汇入澜沧江。澜沧江是一条国际河流,进入老挝境内后被称作湄公河,经过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5个国家,注入西太平洋海域的中国南海。向南流入南汀河后并入怒江,怒江也是一条国际河流,又称作潞江,流入缅甸后被称作萨尔温江,最后注入印度洋孟加拉湾的安达漫海。


    云县属于典型的亚热带高山河谷相间季风气候,最南端距离北回归线十余公里。因此这里年平均积温高,气候宜人,可以说基本上没有冬季,热带作物品种繁多。“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才是这里最显著的立体气候特征。

 

群山环抱中的百里长湖景色


      一个县有两个百万千瓦级大型水电站,澜沧江峡谷中涌现出风光旖旎的百里长湖,是大美云县的一个重要名片。澜沧江从北方的凤庆县进入云县,流经云县境内6个乡镇,全长176.5千米。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在澜沧江上建成了第一座梯百万千瓦级级水电站漫湾电站,九十年代又在下游的云县境内建成了大朝山电站,两个水电站库区连成一片。自然风光与国家大型水电站建设成果的完美结合百里长湖奇观。两岸群山翠绿葱茏,百里长湖时而清澈的湖水与蓝天天水一色;时而烟波浩渺,群山下笼罩着整个湖面,江在云中,云在山下;清晨时分,翠绿的群山、浩渺的云氲中旭日缓缓升起,顿时霞光万丈,令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百里长湖中库区旅游业、垂钓业和水产养殖业的兴起,不但升级完善云县的产业,而且丰富了澜沧江两岸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

 

茶的故乡和天然茶树基因库


      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云县是云的故乡,更是茶的故乡。全县的12个乡镇,至今都保存着一定规模的野生茶树种群。位于县城以西30公里黄竹林箐的野生古茶树,是迄今为止在全县境内发现的最大野生茶树王。位于云县东北部的大丙山东麓,这里最高海拔2834米,位于海拔1800米至2300米的群山中,有漫湾镇的白莺山、新村、核桃林、酒房、水井、密竹林6个行政村,这一地区迄今仍保留野生型、栽培型和过渡型古茶树12个品种200多万株,古茶园面积达56004亩。放眼全世界,也难以找到规模如此之大、品种如此多的古茶树群,这里成为天然的古茶树自然演化博物馆和茶树种资源基因库。

 

知名的云酒之乡


    云县人民的酿酒工艺和酒文化,其实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早在明朝时期编写的云州旧志就已经有记载。清朝著名诗人袁谨在《云州竹枝词》中这样写到:“草皮街上草如茵,行过南桥即酒泉,野老市回都一醉,羡他消受卖柴钱.....龙洞坡头井水煮,烹茶煮酒旧知名”,说的是城边龙洞坡头井水,自古烹茶煮酒就有名。南桥过去草皮街有一个久负盛名的酿酒坊酒泉,乡村野老赶集回家都要在此赐上一醉,人们都羡慕他辛苦挣来的卖柴钱在此享受一番。青山绿水酝佳酿,云县很早就有成熟的民间酿酒工艺,千百年来云县人民最难以割舍的,其实是用龙胆草根作酒曲,用糯米、高粱、包谷等酿制成的水酒,被称之为白酒,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解暑、解渴、腌制酱菜妇女坐月子以及宴席中必不可少的佳品。云县“凉都”涌宝生产的“乔老爷”牌苦荞酒,曾经风靡一时,供不应求。后来成长起来的云南澜沧江酒业集团和云南茅粮酒业集团两大企业,澜沧江啤酒、白酒和茅粮白酒、发酵酿制木瓜果酒等数十个产品,深受广大消费者的亲睐,畅销省内外,远销东南亚,使云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云酒之乡。

 

见证千年历史变迁的云州城


    位于象山脚下和天马山脚下的河谷坝子,见证了数千年云县历史发展的轨迹,自大侯以来六百多年一直是历代官府的治所地,许多重大历史事件都发生在这里,改变了云县甚至云南乃至国家的历史发展进程。如公元1441年7月,兵部尚书王骥率领15万朝廷军队,在象山大败麓川叛军,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分裂。1597年,大侯土官俸氏兄弟相争兵戎相见,云南巡抚陈用宾带兵平定大侯之乱,导致大侯州改土归流后进入云州时代。1648年,清军将领孙可望率数万清军到达云州新城,平定了右甸土官蒋朝臣的叛乱。1873年4月,清军提督杨玉科率四路大军围攻云州城,将杜文秀回民义军的最后一支队伍镇压在云州。


      公元1639年9月,明朝著名地理学家、旅行家和文学家徐霞客来到云州,对当时的云州新城和旧城都作了比较详细的描述,云州城也成为了徐霞客旅行生涯中最后转身的地方。鼎盛时期的云州城曾经有十数条街道纵横城内,手工业、商业发达,官府衙门气派辉煌,祠阁庙宇遍布城内外,云州八景中的“玉池泛月”“溪虹渡翠”“层楼旭照”“天马迎晖”等美景,曾经扬名迤西大地。“听说当年全盛时,笙歌夜夜酒盈卮;繁华屡易风流在,为采村言唱竹枝”的诗句,就是对清朝中期云州城繁荣景象的真实写照。
 
 

      中共云县委党史研究室四级调研员    孟锡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