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叶荃将军轶事


2019-04-17 11:02:51   来源:   作者:罗如瀚    点击:


      叶荃(1879——1939)字香石,云县草皮街人,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秀才,体貌魁伟,臂力过人,从小喜欢习武,光绪三十年(1904)与唐继尧、赵又新、顾品珍等考取留日士官生,东渡日本,入振武学堂学习,学习期满后进入连队锻炼,后进入陆军士官学校。1905年加入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从此献身于中国民主革命事业。

 

 

       宣统元年(1919),东渡日本留学的叶荃毕业回国。按照惯例,士官生毕业回国要向督署报到,当时因云贵总督锡良调京,由沈秉坤代理总督,叶荃去谒见时,递上手本,督署侍从告诉他,大帅还未起床,若不能等候,改日再来。叶荃很扫兴,便对侍从说:“身为总督,日上三竿不起床,还要人久等。”索回手本悻悻离去,几天后,叶荃的同学赵又新等人约叶荃一同前往拜见代总督,见到代总督后,叶荃生性刚直不阿,没恭维奉言,代总督面露不快。

 


       叶荃料知代总督对他印象不佳,更不愿去巴结,于是只身去了四川。那时候,四川省总督赵尔眼看革命浪潮风起云涌,四川省内潜伏着反清浪潮,对他尤为不利,很想笼络几个士官人才为己所用,赵见叶荃器宇轩昂,言谈豪爽,大加赞赏,立即委任叶荃为陆军四标教练帮办,很快又晋升为第三十六标标统。


        叶荃与会泽人唐继尧交情甚好,唐比叶小三岁,称叶为大哥,二人亲如兄弟,唐机遇较好,官运亨通,入滇后便在新军协统蔡锷部下任管带兵。1919年辛亥革命爆发,10月30日,在蔡锷、李根源等人的领导下,云南新军响应武昌起义,赶走云南总督李径义,成立云南军政府,蔡锷任都督,唐继尧升任军政府军政部次长,武昌起义后,各省纷纷独立,唐继尧奉命出兵贵州竟没遇到多少阻力,轻易得手,占领了贵阳,控制了全省局势,蔡锷推举唐做了贵州都督,唐即电招叶荃到贵州,出任黔军第三师师长。次年,蔡锷被袁世凯调回北京,唐调任云南都督,叶荃也随唐回到了云南。叶在四川时,袁世凯曾聘他为总统府高级军事顾问,企图加以笼络,叶知袁世凯阴险狡诈,没有前去应聘,加之袁当时暗中侦察同盟会的行踪,也暗中对叶进行侦察。叶荃生性耿直,自知前途难测,隧托病回家休养。


     1915年报12月,袁世凯称帝,云南组成护国军讨伐袁世凯,唐继尧电召叶荃,要他迅速招募顺宁(今凤庆)、云州(今云县)、缅宁(今临沧)三县子弟兵千余人赶赴昆明集训,叶荃被委任为督军参谋厅长,后改任护国军第五军军长。


     1917年北洋政府撕毁《临时约法》,孙中山联合组成护法靖国军,改派叶为第八军军长,出师援助川、鄂、陕等省。


      唐继尧出任滇、川、黔之三省靖国联军总司令(人称唐联帅),欲望膨胀,妄想独霸西南,新组成几个军,派往四川省的有顾品珍的的第一军,赵又新的第二军、叶荃的第八军,唐借援助邻省之名,行在外省取得军队给养之实,四川省内熊克武、刘存厚、刘湘、杨森等军阀互相混战,争夺地盘,四川人民深受其害。驻川的外省部队无形中又加重了人民负担,引起了四川百姓的义愤,驻川滇军给养日差,坐镇云南的唐继尧却挥霍无度,当时靖国军中的歌谣可见一斑:“吃菜要吃白菜心,跟郎要跟唐督军,前面排着军乐队,后面跟着次飞军”。(次飞军为唐继尧的近卫部队,龙云,胡英等在此任职)。


       唐继尧的弟弟唐继虞仰仗兄势,拥兵跋扈,贩运烟土聚财敛物,与驻外省的部队和省内兄弟部队待遇悬殊,引起驻滇将士的强烈不满,叶荃对此更是怒不可遏。在一次军事会议上,叶荃责问唐氏两兄弟:“前敌将士半年没有关响,士兵挨饥受俄饿,军装露出了屁股,活像叫花子,丢尽了云南军人的脸,在后方的倒养尊处优,逍遥自在,叫前敌将士能不心寒吗?!”唐氏兄弟脸红一阵白一阵,十分难堪,碍于叶荃面子,唐继尧当场不好发作,会后找到叶荃说:“大哥,有什么话和我单独谈谈不好吗?……”


       唐继尧和四川军阀熊克武明争暗斗,争夺对四川的控制权,熊大造舆论,主张川人治川,排斥外省部队。叶荃驻军燕州,给养一天比一天困难,既是同乡同学又是儿女亲家的赵又新虽然不时接济,但赵军也越来越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叶荃无以为计,电告唐继尧补给,唐不但不予供给养,竟在电文中批示:“叶军负气,可恨,应切实劝告!”


        此时,驻川境内的云南部队处境都十分艰难,由于四川军阀排外行动一天天加剧,相继发生了几起川军驱逐滇军的事件,赵又新所部在泸州撤退时被川军刘湘、杨森所部追逐,弹尽粮绝,军长赵又新阵亡。各军将士对唐的所作所为切齿痛恨,滇军将领顾品珍,杨森等与叶荃不谋而合,一致反戈倒唐,此举正中四川军阀熊克武下怀,熊便暗中给予支持。


       1921年2月,叶荃率部回滇,通电声讨唐继尧,叶的部队内安插有唐的亲信,向唐作了通报,唐抢先下手,派精锐在玉溪澄江一带截击叶军。叶军疲惫饥俄之师怎敌唐的精锐之旅,全军溃败。时值春节,唐继尧正在庆功之时,顾品珍、杨森乘其昆明后防空虚,长驱直入,驱走唐继尧,坐收了渔翁之利。


        澄江一仗的失败,对叶荃打击很大,他苦于军阀之间的尔虞我诈,想当初叶唐亲如兄弟,到头来反目成仇不共戴天,顾品珍难道会比唐好吗?况且由于自己决策失误,使弟兄们有的死于炮火、有的流落异乡,觉得无颜见江东父老,思来想去,实在难以在云南立足,于是只身去了广州,投奔孙中山,被孙中山任命为大本营参谋长、将校团团长。


      次年唐继尧借助于巨匪吴学显的力量,对顾品珍发动突然袭击,击毙了顾品珍,回云南复职,广东陈炯明叛变后,叶荃随孙中山到了上海,以后便在杭州休养,唐继尧企图把势力扩大到广东,曾派金汉鼎赴杭州游说叶荃,请他出任驻粤滇军总司令,叶荃不愿受唐的窝囊气,托病坚辞不从。1924年,叶荃的留日同学加好友姜登选在东三省张作霖手下任陆军训练总监,敦请叶荃前往相助,盛情难却,叶荃应邀前往,受到张作霖的礼遇。直奉战争期间,叶荃与姜登选、张学良等率师入关作战,击败直系军阀吴佩孚吴佩孚,再次显示了叶荃指挥作战的能力。此时,原叶荃部将,云县人张继良来投叶荃,另有大理的杨青、周保中以及原八军将领张输等人也来其麾下担任军职。奉军将领郭松龄妒忌姜登选,将其杀害,叶荃失去了好友、失去了依托,加之自己与张作霖交往不深,于是辞别张作霖,并奉告张继良等另谋出路。


       正当叶荃将军退居林下之时,传来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的噩耗。孙中山先生是叶荃将军的精神支柱,此时的叶将军感到前途更加渺茫,万念俱灰。

       告别了戎马生涯,叶荃将军归隐到杭州灵隐寺,拜高僧德吉僧歌为师,此后他有时在北京与虚云和尚主持法会,有时到五台山礼佛……1933年携眷返回云南,仍奉法师德吉僧歌同行,住在安宁温泉附近的龙山私宅。这期间,将军曾追念往事,手书一联:妄想竟何之?曾记率弟子八千,纵横万里;壮志犹未已,敢许宗经论二藏,融合一心。


       民国24年(1934),叶荃携法师和家眷回到故土云县,家乡人民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会,松柏扎成的牌坊上写着云县知名人士沈文安先生手书的对联:歌凯还乡名标大树,功成归隐果正菩提。


        由于云县气候炎热,来自北方的法师德吉僧歌很不习惯,于是叶荃将军迁到离县城十里的凤庆县琼岳山,琼岳山林木苍翠,气候凉爽,环境幽静,内有古寺名石洞寺,叶将军在寺旁构筑禅房,取名“妙音禅坛”自秀“妙音居士”,朝夕与德吉僧歌法师参禅礼佛,研习密宗。云南省主席龙云素知叶荃将军洁身自好,身无余财,特别赠给半开银币2000元作为佛事费用,另又指令顺宁县政府每月送银元200元作为生活费补助。
 


       叶荃虽是出家之人,但仍然忧国忧民,在书增友人屏幕联时他写道:“一生哪有真闲日,百岁仍多未了缘”。1937年,七·七事变后,叶先生得知国土沦丧,同胞遭到列强蹂躏,他义愤填膺,常常对友人说:“叶某凭一腔热血转战南北,靖国之后,叶八军仅用老柜盖,土毛瑟,纵横川陕,面对强大的北洋军队,叶八军从不畏惧,每战都以一当十,现在这些统兵大员畏敌如虎,让倭寇长驱直入,国家被这些饭桶给断送了。”此后,先生愈发郁郁寡欢。
1939年6月19日,叶荃这位戎马一生的爱国老人在顺宁(今凤庆)县柏芬村与世长辞了,顺宁、云州(云县)官绅民众齐集吊唁,有一幅挽联写道:“戎马昔喧劳  护国军中称虎将,菩提今正果  五台山上返云车”。


       叶先生一生从将军到佛门,他的一生是爱国的一生,也许现代思想家章太炎在世时书赠的一句话是他一生最好的慨括:


        进尤龙骧虎视,苞括四海,
        退欲跨陵边疆,震荡宇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