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云县电业的前世今生


2013-09-30 08:21:00   来源:云县报社   作者:吴逵峰    点击:

 

云县电业的前世今生

 

    1953年10月,云县委机关首次亮起了电灯,云县用电照明的历史以此为起点,电力建设的创业历程由此揭开序幕。云县辖区从1953年拥有20千瓦的火力发电装机容量发展成现在拥有310多万千瓦水电装机容量,成为国家水电能源基地,其发展历程,承载着建设者的艰辛和云县人民的伟大付出。

楼梯街头送出的那第一抹光明

    1953年,云县随着清匪反霸的全面胜利和土地改革的巨大成功,人民政权得到了巩固,百废待兴的云县在社会主义改造的历史阶段社会事业发展艰难前行。五十年代初的县城,县委机关办公照明用“马灯”,开会学习用“汽灯”,居民照明条件较好的用“水火油灯”,或“香油灯”,条件差的用松明或索性在黑暗中过夜。为改善办公条件,1953年初,县委决定在离县委机关较近而又能适当减少机器噪音干扰的楼梯街头建设一个火电厂,几经周折,筹建者通过人力和畜力运来了一台标有1933年字样的发电机。据健在发电操作工介绍,发电机是美国生产的“奇姆西”牌子,发电机动力用上等“栗炭”燃烧提供。20千瓦电机,由于出力不足和线路损耗,只能点60瓦白炽灯300盏左右。电厂发电以后,开始供县委机关,进而扩大到医院、招待所,每天晚上8点开始供电至12点。那时的电灯,虽然因电压不稳忽明忽暗,但作为县城黑夜的第一抹光明,人们为之欢欣鼓舞。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是云县特殊困难时期,饿殍现象接连发生,据云县党史资料记载,1958年至1960年,云县直接因饥饿死亡1032人,因饥饿导致浮肿、干瘪死亡8196人,另有3万多青壮劳力上了“大闹刚铜铁”的矿山和后来夭折了的“跃进大沟”和“永进大沟”水利工地,正常的经济社会发展受到严重制约。云县城20千瓦的小电厂也几度停运,但一直维持到1965年。此后,作为全县政治经济中心的县城照明问题,再度提到了县委决策的议事日程。1965年,为解决县城照明的迫切需求,县委决定在城区景星阁重建一座60千瓦的火力发电厂。那个年代干工作的显著特点是有令即行、雷厉风行,电厂迅速开建,一台以燃煤作动力的锅驼机首次发出了像老式火车机车的轰鸣声,60千瓦发电机开始供电,机关单位、部分居民用上了电,简易的输电线路的电杆上也间或安上了路灯。

亘古了河流终成云县电能的希望

    随着1966年云县第一座小水电站茶房乡文雅电站建成投产,云县乡下的夜晚也开始呈现点点灯光,而县城电力需求再度提上云县决策机关重要工作议事日程,县委决定举全县之力,建设一座能解决县城照明和部分工业用电的水电站,动员全县力量建设南桥河水电站。1969年,电站建设全面动工,“县革委”决定从全县各公社调集民工建设南桥河电站,最多时上工民工2000多人,主要任务是挖土方、敲石子、捞河沙、抬石头、砌拦河坝。调集的民工由指挥部每天发0.2元生活补助,所在生产队填12分劳动公分。在特定的集体化年代,出工与出力总有差距,加之民工全部是手工劳作的体力活,劳动工效十分低下,一座1760千瓦的电站,首台机组1970年投产送电,3台机组投产却历时7年,电站建设总投资370.1万元,其中我县自筹85.1万元,这一投资数额,属于云县当时投资最大的第一重点工程。这座电站的建成,客观成为云县水电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云县县城的工农业用电水平得到提升。

    进入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中期,云县小水电站星罗棋布,有1户自用的微型电站,有一个大队、一个公社的集体电站,装机从1千瓦至640千瓦不等,小电站高峰时达100多座,但由于开发技术低,设备质量差,电机出力没有保证,电压稳定性极差,这些小电站到国家重点工程漫湾大电站投产送电以后都纷纷废弃,设备被拆解成废铁变卖。而新一轮的小水电建设高潮从2002年前后进行招商引资投资开发的,建成的小水电站电能并入国家大电网。投产的单座最大小水电站(南河一级电站)装机容量达到4万千瓦,年发电量超过1亿度。在建罗闸河二级电站达到5万千瓦,设计年发电量2.24亿度。大寨河下游大朝山辖区河段新建成的3座梯级电站合计装机容量也超过5万千瓦,设计年发电量3.16亿度。时至今日,云县投产和在建的小水电装机容量超过21万千瓦,并入国家重点水电项目漫湾和大朝山电站的大电网后,云县辖区内大小水电装机容量超过310多万千瓦,每年发出的电量超过155亿度,云县客观地成为国家西电东输的重要的水电能源基地。小水电并入国家大电网后,随着城乡电网的改造升级,云县城乡人民用电质量得到了极大提高,年工农业和生活用电超过1.3亿度。

云县人民为国家大水电建设的巨大付出

      云县辖区澜沧江流程176.5千米,国家重点开发漫湾、大朝山水电站水库淹没区重点在云县,下游的糯扎渡电站水库淹没区涉及云县的一镇两村。从首座电站1990年移民外迁安置开始,全县共有7596名移民舍弃了祖祖辈辈生存的家园,20多年来,随着人口自然增长,移民人口近万。由于漫湾电站和大朝山电站建设用地主要在云县辖区,电站水库淹没耕地18610亩,云县占比较大。沿江亚热谷地肥田沃地沉入江底,部分陆地版图永远被江水抹去,库区农民或远迁他乡、或后靠到耕种条件较差的高海拔山区,为支援国家大电站建设,云县人民作出了巨大贡献。国家水电权威工程院院士潘家铮曾撰文指出:“国家过去水电开发最大的失误,就是把开发的效益送给了受益的发达地区,把困难和问题留给了库区人民”(《人民日报》2010年8月26日)。

    云县境内建成的电站每发出100度电,云县人民使用的电不到1度,这充分说明云县加快工业化进程、发展现代农业,大幅度提高工农业生产用电迫在眉睫,云县广大城乡居民增加生活用电量、提高生活质量是时代进步的要求。云县人民为国家水电建设作出了贡献,云县经济社会的发展应该以此得到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