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江明珠

在患难之中不变的承诺


2015-12-09 09:05:00   来源:本站   作者:吴逵峰 张丽芳    点击:

      涌宝镇涌宝村委会后山组董大彩今年44岁,生活的苦痛使皱纹过早地烙上她的面颊,而举手投足的那种自信与善良,所印证的是尽管生活给她无尽的苦痛折磨,她依然觉得幸福更多。22年来她用她那柔弱的身躯,顶起了面临崩塌的家庭大梁;22年来,他用无微不至的呵护,让瘫痪的丈夫看到了生活的阳光;22年来,他用慈母加慈父的情怀把孩子拉扯成人。

40天的医疗救护,医院诊断董大彩丈夫将终生卧床

   1993年,结婚刚满一年,怀抱2个月婴儿的董大彩正享受着人生的天伦之乐,然而外出做生意的丈夫不幸车祸重伤。董大彩把需要时时哺乳的婴儿放给婆婆后,在亲戚的帮助下送丈夫到县医院抢救,是她用贴心的爱和医生的尽力把她丈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然而,40天的医疗救护,医生的结论是脊柱重度损伤,伤情注定患者将高位截瘫、终生卧床。心力交瘁的董大彩把丈夫领会家中,产后的虚弱和对丈夫病痛的焦虑,使她无法有充足的乳汁哺养婴儿了,而就是这种艰难家境中的孩子,却顽强而健康地一天天长大了。董大从彩也从此开始的漫长的护理和无尽的民间寻医,从此顶起了这个面临崩塌的家庭房梁。在精心护理中,她对一度丧失生活勇气的丈夫说:今生今世,只要我还能动,我就会一直守着你。

有人劝她 “再走一步”,她却坚定地止步

    丈夫残疾卧床,对于一个以田地为生的农村妇女,意味着将付出比其他女人甚至男人更多的繁重劳动。在几亩瘦薄的山地上,在2.8亩经常受河水侵袭的水田中,春种秋收,她不敢请一个小工,因为她没有能力支付那每工50元的工钱,因为她每一分钱都得为为丈夫寻医、为孩子上学而节省。邻里婶娘们看着年青端庄的董大彩因过度操劳而憔悴,暗中劝她在婚姻选择上“再走一步”,有人甚至劝她离婚后找个健全男人同她一起照顾这个残疾的男人。劝者或许是好心,但董大彩却为此“翻脸”:“难道要叫我的丈夫,身体受伤、心也受伤吗?如果你们是好心,我原谅你们,如果你们挑拨,我就同你们翻脸。”邻里看到董大彩如此坚定、坚决,都纷纷伸出援手,在农活上帮她,在生活上接济她。

只要有时间在床边护理丈夫,她认为这就是休息

    20多年来,一年365天,董大彩除了在远处的姐弟们回家过年,她才会偶尔休息半天,否则不是在田间劳作就是在饲养鸡猪。在山间劳作,饥渴难耐,就算有个野果充饥解渴,首先想到的是卧床的丈夫是不是也饿了、渴了。在她的记忆里,没有一日三餐这个词,她说,作为农民,一天两顿管饱就行。残疾的丈夫最体谅妻子,他说:妻子风风雨雨,又苦又累,自己躺着床上,为什么要奢望一日三餐。天天劳作的董大彩,一放下农活、一放下家务,坐到床边就给丈夫擦洗按摩,就给丈夫讲孩子外出打工学技术的情况,想方设法让丈夫对家庭和孩子的未来充满希望。她对前来慰问她家的县妇联领导说:自己天天干活,早已形成习惯,不认为这是什么痛苦,每当回到家里,坐在床边给瘫痪的丈夫擦洗,感到这是一种休息。每当夜深人静,丈夫病痛难忍,董大彩总会找出备用的药物给丈夫止痛,再用对孩子一样的爱抚让病痛的丈夫入睡。在他们那间简陋的卧室里,那台老式的电视机是董大彩省吃俭用购买的,为的是在自己下地劳作时,让丈夫度过寂寞的时光。卧室里,被褥虽然十分简陋陈旧,但其整洁干净,足可以说明这个朴素的农村妇女对丈夫的关爱和对生活的执著。

面对别人的照顾,想到的依然是回报与感恩

    董大彩的一家虽然不幸,但社会的阳光还是给他们带来了温暖,县、乡有关职能部门尽可能给予关怀。董大彩说:她家一个月能得到社会最低保障130元。如此微薄的补助,董大彩已经非常感恩了。当县妇联的同志将1000元慰问金送到她手上时,这位朴素的农家妇女含着热泪再三推辞说:自己的家庭虽然穷一点,但基本能够温饱了,县上的部门也很困难,感到十分对不起。董大彩告诉县妇联的同志,由于家庭特殊,邻里和亲戚都很照顾他们一家,她总觉得对不起亲戚邻里。因为丈夫瘫痪卧床,需要营养,自己每年饲养一头年猪,为的是瘫痪的丈夫能有肉吃,为的是感谢那些接济自己的亲朋好友,每年杀了年猪,她总要把一头猪中更好的肉送给接济她家的亲朋好友,差的留下自己吃。她说,自己的不幸不是别人给装上的,对别人的接济,自己总感觉亏欠太多。

幸福与满足来得那么朴素、自然

    在董大彩不离不弃的精心护理下,她丈夫的身体恢复虽然不可能出现下地行走的奇迹,但是,在这对患难夫妻自己的心目中,还是充满着那一线希望的阳光。躺下了多年的丈夫,用顽强的生命力对妻子的爱做出了回馈,虽然高位截瘫,但双手健全,他终于能用手支撑着爬下床坐到轮椅上。董大彩告诉笔者,就在我们采访组到她家的前一天,她安顿好丈夫,把近400斤左右的玉米晾晒在小庭院中,到离家较远的山地上干活去了,时至下午下起雨来,等她从山地里放下农活冒雨赶回家中,看到的是自己瘫痪的丈夫爬到轮椅上吃力地把轮椅摇到院中,用一个小小的铁铲,把玉米全部铲到了避雨的走廊上。妻子的心疼和残疾丈夫的顽强,使他们双方的眼里都饱含着相互关爱与理解的泪水。

    谈到今后的打算时,董大彩的坚定与乐观感染了旁边的人,她说,丈夫遇到不幸的那一年,按农村的传统,自己还是个新媳妇,20多年都过来了,更艰难的时间都熬过来了,孩子也已经长大成人,再过一两年,将给孩子娶媳妇。现在的日子,比起多年前那种衣食的艰难与买药钱的拮据,自己感到的是一种安慰与满足。

是啊,一个朴朴素素的农村妇女,一种没有修饰的真爱,

所升华的却是那种患难之中不变的承诺。

 

 

图为县妇联的同志看望慰问董大彩夫妇。